百度搜索 脸谱下的大明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坐回到位置上,隆庆帝皱眉细问,“但为何浙江巡按王本固信誓旦旦,指责谭七指率寇侵袭台州?”

    “其间关卡臣也想不通,但……”钱渊顿了顿,“只怕二舅已落入王子民之手,二舅因为缺了三根手指在东南有些名气,而且又因为曾在徐海麾下……”

    “徐海麾下……”隆庆帝迟疑了会儿,问道:“如何转入汪直麾下了?”

    “上虞大战,二舅未随徐海出击,守在老巢……徐海兵败,窜回老巢,是二舅亲手杀了他。”钱渊摇头道:“毕竟身入倭寇多年,难免手上沾了血迹,二舅于心难安,回不来了,回不来了……”

    “而臣当年南下之前,曾向陛下许诺,在东南组建船队专为皇室所有……”

    “噢噢噢,难怪当年展才那般有信心,就是因为谭七指!”隆庆帝来回想了两遍没发现什么纰漏,“展才当年直说就是,看看,如今闹到这个地步!”

    “宜黄谭氏,无从贼者。”钱渊双目无神,“不仅臣,还有时任台州知府的谭子理,台州同知唐荆川,浙江巡抚吴百朋,宁绍台参将戚继光,均知晓此事。”

    “臣定计招抚汪直,设市通商……但汪直久居海外,其心难测,臣如何敢不留后手?”

    “所以你让他投了汪直。”隆庆帝看着形容萎靡的钱渊,感慨道:“展才这些年看着风光,也难熬的紧。”

    眼看着嫡亲舅父深入敌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确很难熬。

    钱渊轻声道:“世间再无谭子直,只有谭七指,但他绝不会沦为倭寇……”

    “那些年,他甘冒奇险,身处虎穴,却心向曙光……”

    “其间定有诡异。”

    顿了顿,钱渊说出最重要的一句话,“专供内承运库的皇家船队,其实就是二舅掌管。”

    隆庆帝的反应和钱渊猜测的差不多,甚至更过,“什么?!”

    “那谭七指被指责侵袭台州府……展才适才说他可能……那船队呢?”

    保持沉默的钱渊露出个无奈的表情。

    由不得隆庆帝不火急火燎啊,他登基之前,嘉靖帝疯狂作死,大量采买各种修道炼丹的原料,什么好玩意儿都有,太监、道士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过一手再过一手……

    等到隆庆帝登基,内承运库不敢说空的让老鼠含泪出去讨饭,但也没留下多少,还好当年裕王府这边靠着应星糖铺和其他几家产业搂了点银子,钱渊勒索陆炳为了脱身送出的大半家财,再加上去年陆续送来的皇家船队的利润,内承运库这才充盈起来。

    隆庆帝当年苦日子过的久了,对银子难免执着了点……当然了,对于一个皇帝来说,重视财政也不是什么坏事。

    如今,皇家船队关系到内承运库的主要进项,一听船队可能出了事,由不得隆庆帝不心急如焚。

    殿内安静的连大风刮过殿顶瓦片的声音都清晰可辨,隆庆帝来回踱步,“浙江巡按御史以谭七指侵袭台州弹劾靖海伯复叛,其中实情难以分辨,而谭七指掌管皇家船队……”

    “展才可有对策?”

    钱渊谨慎的摇摇头,片刻后看似无意的低声提醒,“陛下,兵贵神速,一旦事情传扬开,必然税银锐减。”

    听到兵贵神速这个词,隆庆帝灵光一闪,“展才,你再南下一趟如何?!”

    钱渊瞠目结舌,说话都结巴了,“陛……陛下,臣南下……南下作甚?”

    “当年是你招抚汪直,也是你设市通商……”隆庆帝一边说着,眼睛都亮起来了,“展才,非你不可!”

    “陛下,臣好不容易才回京……”

    “如若靖海伯真的起事,展才当年在东南多立战功,蓟门总兵戚继光据说都跟着你学兵法。”隆庆帝笑道:“如若靖海伯未起事,当年展才行招抚之事,应能压得住场面。”

    “再说了,如若谭七指真的出事,船队说不定……重新组建船队,你让朕指望谁?”

    “更别说谭七指是你二舅,如今生死不明!”

    “于公于私,展才你都得南下一趟!”

    钱渊僵着身子,张大嘴巴……演技略微有些浮夸,如果是嘉靖帝只怕要心中起疑。

    想达到什么目的,最合适的途径是,不要从自己嘴巴里说出来,而是让手握与否大权的人心里这么想,嘴上这么说。

    当年钱渊第一次觐见嘉靖帝,就是用这种方式一点点勾的嘉靖帝去主动分析、探明百余真倭袭南京的幕后真相。

    显然,隆庆帝比他老子好对付多了,钱渊写好剧本,亲自上阵,只用了五成功力,完美的达到目的。

    “陛下……”钱渊看似绞尽脑汁的掏出个理由,“臣妻有孕在身……”

    隆庆帝哭笑不得,指着钱渊笑骂道:“平日里只是开玩笑,你还真畏妻如虎?!”

   

章节目录

脸谱下的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狂风徐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狂风徐徐并收藏脸谱下的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