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军阀私生子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于尘回头一看,自己的学生欧阳平正一脸怒气的,推搡着裤子滑到脚踝处的于伯仁使劲开揍。他连忙提着裤子退到一边把自己打整好,看着眼前的情景楞了。

    正陷在情|欲中不能自拔的于伯仁,猝不及防之下被欧阳平一推,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刚扶着衣柜还没站直身,就被来人左一拳右一拳揍懵了。挨了好几下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拉上裤子胡乱系了就红着眼冲他吼了句:

    “小畜牲,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也敢揍大爷了。”

    说完他整个人就捏紧拳头扑了过来……

    可是……他那裤子并没有系稳,又滑了下去,直接踩到裤角把自己绊倒在了地上,摔了个漂漂亮亮的嘴啃泥。

    欧阳平看着他衣衫不整的猥琐样子,和自己刚才进来看到的情形,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卫让和卫小凡身上,想那卫小凡也很有可能就是这样被那混蛋这样强迫着逼迫着,心里那把邪火一个劲的往脑门上蹿,人也失去了理智。

    他扑向那地上的男人,捏着拳头,左勾拳,右勾拳,噼里啪啦发了狂似的往他身上乱揍。

    欧阳平冷静下来,平心静气的在画室画了半天之后,发现有个手法自己怎么也处理不好,想去找于老师的问问,却被佣人告知:

    “少爷到楼上去了。”

    因着心急,他就赶着上了楼。

    到了门边,举手正想敲门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压低声音的争执,连忙住了手想往回走,却突然听到里面于老师带着怒意的斥责“再怎么学,也不是他。得到我的身体又如何,我不可能会对动心。”,欧阳平就停住了脚步……

    这声音太不对劲,里面有一个是于老师,另一个低着声音应该是他的堂弟于伯仁。可他们,他们之间的关系听来真的不止堂兄弟一重关系这么简单……

    再听下去,欧阳平发现不能一刻也不能再等了,他连忙推门进去一看,眼前的情景简直差点让他瞎了双眼:于伯仁正压着自己一向尊敬的于老师身上,想要强|暴他!

    他们是堂兄弟!

    禽兽,跟卫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禽兽!

    欧阳平一下子就被无边怒火冲昏了头脑冲了进来,抓住这个欲|火焚身人的男人把他当成自己无力反抗的卫让,下了狠手左右开弓。

    毕竟是血气方刚长年锻炼的年青人,于伯仁哪里是欧阳的对手,尽管他开始也曾拼尽全力还了几下手,最后还是被比他更年青力壮的欧阳平骑在身上压着打。

    于伯仁也是个不怕痛的,就这样被欧阳平雨点般的拳头打,也硬是咬紧牙关没吭一声。

    于尘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后,看着这个小年青似乎有些不对劲,失了理智,走了上来拉住他的手,温声的劝:

    “不要打了,我也没什么事,放过他。”

    欧阳平喘着粗气望着拉着自己的手,再顺着手看向自己的老师,红着眼问:“他是兄弟,做出这种事,不生气吗?”

    “生气归生气,也打了他这么久,想来他也吃了教训。他毕竟是我叔叔的儿子,真打出个什么好歹来,我也不好交待。”于尘有些无奈的跟他讲道理,这些都是不容逃避的现实。

    “……我先放过他,”欧阳平放下了拳头,从于伯仁身上站了起来,“禽兽,还不快滚。”

    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这两个男人一起上的话,自己还真的吃不消。于伯仁爬了起来,丢了句狠话“小子,不要落在我手里”就提溜着裤子跑了。

    于伯仁狼狈不堪的跑了后,两师徒谁也没有说话,陷放了沉默之中。

    欧阳平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本就受伤的手背指骨上经过刚才不要命的击打,现在好些地方都已经皮开肉绽血迹斑斑,痛了起来。他抬着手对着伤口吹了吹,越发的痛了。

    于尘看到他受伤的手背,就去杂物柜里找出备用药箱,翻出了酒精和纱布绷带。叫他在自己身边坐好,然后捏着他的手用消毒棉沾了酒精给他的手背上仔细消毒清洁后,再帮他一圈一圈的包扎……

    于老师对自己很好!

    这是正式求学以来欧阳平都有的直觉。他对自己真的很好,从来没因为自己只是一个陪读就冷眉冷眼,相反,他是一直把自己当成他的入室弟子一样看待,和小凡一样的尽心教导。还有,他好细心的帮自己包扎伤口,那仔细的样子就象自己的妈妈……

    看着于老师低头露出来的衣服没遮住的,白皙的脖颈上留下来的吻痕和咬痕……很诱人……

    欧阳平眼神都荡了一下,盯着那处发起了呆。

    于尘帮他包扎完后,抬眼一看就发现自己的学生正楞楞的看着自己,笑了笑提醒他:“已经包好了。”

    “哦~,谢谢老师。”欧阳平被他唤回了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傻傻的笑。

    道了谢后,两人一时找不到

章节目录

穿越之军阀私生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似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客并收藏穿越之军阀私生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