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如意事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如意事

    随着尸身倒地,其手中的令牌也随之跌落,很快被涌流而出的猩红鲜血淹没。

    看着那颗就在面前不远处的人头,丽族王强忍住心中惧意——他并非胆小之人,也早见惯了血光之事,但面前这位老人此时这般过于果决的举动,却叫他发自内心感到惊异乃至畏惧。

    “敢问许将军……贵国究竟是何意?”丽族王身前的官员面上的戒备之色依旧未有减轻分毫,短短一盏茶的工夫,局面几变,实在叫人不安。

    镇国公自元召的尸身之上跨过,朝着丽族王几人拱手道:“军中出了内奸,现已处置干净,叫诸位受惊见笑了。”

    他主张求和,且已同丽族说定休战之事,对方此时冒出来破坏约定,不是视军纪于无物,置大庆颜面于不顾的内奸又是什么?

    况且,丽族王进城签休战文书,也绝不可能是毫无防备的,若其在城中出事,丽族绝不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到时一场大战势不可免——

    一句话说完,如今这时局之下,谁敢妨碍他回家见孙女,他就割谁脑袋。

    再者,两国倘若积下了这等仇怨,那无疑是他大庆理亏,即便日后皇位换了人坐,丽族对大庆的怨恨亦不会有半分减少,东元城的百姓从此之后不可能再有安宁之日。

    所以,元召这狗东西,此番倒是死得其所,一颗狗头落地,可谓阻止了许多足以延绵东元城数代人的祸事。

    听得这句话,丽族王几人心中稍安。

    但见笑二字,是万万不存在的……

    受惊倒是真的。

    “诸位落座吧。”镇国公在上首坐下,抬手示意丽族王几人。

    遂看向身侧年轻小将:“靳熠,取休战文书——”

    小将应声是,将早已备妥的文书取出,在镇国公的示意下,先交由丽族人过目。

    丽族王和几名官员仔细看罢,拿丽族语低声交谈之后遂点了点头,由丽族王在两份休战书上落下朱红指印。

    这间隙,元召的尸身已经被敛了下去。

    双方签下休战书后,便开了宴。

    宴前的助兴歌舞,叫丽族王很是意外。

    这也不能说是歌舞吧……

    丽族王看着在厅内奏琴拉二胡的两名身穿市布衣袍的老人,心情颇为复杂。

    且就奏了这么一曲。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拿!

    一曲过后,两位老人起身施礼罢,便抱着琴和二胡离去了。

    就这么走了……

    随意的程度,让人不禁想到了出没于茶馆酒肆中,寻客买艺的乐人,在桌前拉完一曲即走——

    丽族王和几名丽族官员对此心下各有猜测。

    这是因为找不到像样的乐师歌姬吗?

    这个可能无疑极小。

    是觉得他们配不上的像样的歌舞来招待吗?

    可面前摆着的饭菜却十分精致丰盛——

    且这位许将军举手投足间俱是痛快坦荡的英雄气概,言辞间更无丝毫轻视,哪里像是会拿这种小事来羞辱他们的人?

    几名官员交换眼神间,慢慢得到了答案——

    明白了。

    方才那两位老人皆已是发鬓斑白,衣袍也很粗糙,想来必然生计堪忧……

    许将军这是想要以此来告诫他们,两国交战殃及百姓,为君为臣者该多替子民思虑,不该徒增无谓之战。

    这位许将军,实在用心良苦啊……

    想通了这一点的丽族官员,皆心有感慨,遂捧酒相敬座上的镇国公,并将酒满饮。

    镇国公半点不知丽族官员的想法,没有歌舞的确是他的安排,没别的,又唱又跳的实在太闹腾,且酒后调戏舞姬的事情他也见多了,看了徒增烦心,且耽误时间——总而言之,怎么省时间怎么来吧。

    在镇国公有心的推动下,流程很快走完了。

    丽族王等人告辞而去,镇国公将人送出楼馆后,刚折返回院中,便蓦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将军……!”

    秦五立即将人扶住。

    靳熠大惊失色,快步上前与秦五一同将自家将军就近扶去了前院的客房中。

    跟来的阿葵很快过来了。

    看着慌忙替自家将军施针的阿葵,靳熠这才顾得上向秦五问道:“五叔,将军这是怎么了?!”

    今日将军来迟,他便察觉出异样了,方才在席间也留意到将军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

    “之前老刘给看过,只说是操劳过度所致……”秦五的声音有种紧绷着的不安。

    可将军昨晚却突然再次陷入昏迷,今早眼见迟迟未能

章节目录

如意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非1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10并收藏如意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