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古玩之先声夺人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土拨鼠”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对赵琦的判断表示怀疑:“赵老师,你的意思是说,这件永乐青花有问题?这不可能啊,你看这苏麻离青,哪个仿品能够做成这个样子?”

    潘昶也是相同的看法,不过他更相信赵琦不会无的放矢,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才有此判断。

    “但事实是,这件瓷器上的苏麻离青确实是仿的,鉴定起来不难。”

    赵琦拿出放大镜:“苏麻离青的‘铁钴斑’、‘釉里黑’、‘晕散渲染’都是自然形成的,是同一种浓度的颜料造成的,边缘渗透到釉面中。而这上面的‘铁钴斑’、‘釉里黑’、‘晕散渲染’都是人工刻意画上去的,是用几种浓度不同的颜料叠加制造出来的视觉效果。

    在放大镜下看,可以看到两种以上不同浓度的原料叠加,并且每种浓度的颜料的边缘比较干净清晰。具体对比来说,苏麻离青的‘铁钴斑’、‘釉里黑’、‘晕散渲染’的边缘是向中心方向渗透的,而这上面的‘铁钴斑’、‘釉里黑’、‘晕散渲染’的边缘则是呈现一种包裹的感觉。”

    “土拨鼠”连忙拿过了放大镜仔细观察,发现确实如赵琦所说的那样,这顿时让他泄了气。

    潘昶看过之后,也不禁啧啧称奇,在他认为,随着科技越来越发达,或许作伪者可以使用仪器分析出苏麻离青料的配比,从而做出以假乱真的青料效果,但却没想到,有人可以使用几种颜料叠加的方式,做出如此逼真的效果,令他叹为观止。

    “土拨鼠”定了定心神,对着赵琦竖起了大拇指:“赵老师,真是好眼力啊!”

    这种手法是仿古派的绝活,当然,这事赵琦肯定不好说,他摇了摇头:“我以前见过类似的作伪手段,才能一眼看出来。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不瞒你说,我朋友吃过这种瓷器的亏,我想打听一下这件瓷器出自谁的手中。”

    “土拨鼠”听了之后,拍着胸口道:“这事好说,我也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说起来,他拿货的价钱也不便宜,这一单他损失了不少,而且,东西没有被冯永业买走,也为他避免了不少麻烦,否则冯永业知道了这件瓷器有问题,他肯定或多或少要出一点血。

    去银行结清了货款,三人在门口分开了。

    潘昶边走边对赵琦说:“冯永业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去跟冯建德打招呼的。”

    赵琦是他带来的,如果出了事,他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赵琦笑了笑:“其实,我现在还巴不得他有动作。”

    现在警察正关注着他,如果冯永业敢用不法手段对付他,那还真是自投罗网了,还省得他一直要惦记着冯建德父子。

    潘昶哈哈一笑:“如果能够这样到也好,不过你别看冯永业脾气暴躁,但实际还是很精明,想抓到父子俩的把柄可不容易。”

    赵琦点了点头,从刚才冯永业选择游戏比输赢,不选价高者得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不是无脑之辈。

    赵琦看了看时间,邀请潘昶吃饭,以示感谢。

    潘昶说离得不远有家小馆子,做的本帮菜比较正宗,他们就朝那边走去。

    到了地方,赵琦意外发现杨莫一个人坐在那里,杨莫看到赵琦和潘昶,也很意外,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杨莫和潘昶也很熟悉,之前蒋知隐的藏品被偷,杨莫也找过潘昶,潘昶帮了他不少忙。

    都是熟人,大家便拼了桌,点了菜后,杨莫便埋怨赵琦来沪上也不联系他。

    赵琦便简单说了自己来沪上的原因,以及这两天的行程:“这不没时间嘛,否则我怎么着也得来叨唠您一下。”

    听说赵琦要找永乐青花,杨莫笑着说:“你想要永乐青花可以来找我嘛。”

    赵琦摆了摆手:“我是帮别人找,而且他也是拿来送人的。”

    “哦,那就算了。”杨莫看了看赵琦放在桌上的口袋:“这是刚刚从小胖子那里买的?”

    赵琦点头:“一尊菩萨像,还有一青铜觥,品相都不太好。”

    杨莫指着赵琦点了点,笑道:“你小子就扯吧,如果不是好东西,你会收?潘老板你说是不是?”

    潘昶也笑着点头称是。

    杨莫对赵琦买的这两件东西很感兴趣,不过现在不方便拿出来看,便先吃饭了再说。

    赵琦有些好奇杨莫为什么会来这里,吃饭的时候,杨莫告诉他们,他其实是应老友的邀请,过来帮忙鉴定一副画作。

    “说起来,我是研究瓷器的,对书画只是稍有涉足,并不精通,但我那老友就相信我,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了,到那一看,居然是一幅徐悲鸿的马,画得实在不怎么样,稍稍有些鉴赏知识的,就知道不是真迹,关键我那位老友还是在拍卖会上拍下来的,现在一些拍卖公司啊,真是乌烟瘴气!

章节目录

古玩之先声夺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吃仙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仙丹并收藏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