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古玩之先声夺人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赵琦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关哲安也到了,他也从人群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关切地问道:“警方那边怎么说?”

    “还有一个没有到案。”赵琦挠了挠头,内心颇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之感。

    关哲安安慰他道:“你也别太担心了,这么猖狂的人毕竟少见,而且相信警方肯定会尽快抓住那家伙的。”

    赵琦强颜欢笑:“希望吧。”

    “说点还算高兴的事情。”关哲安打开袋子给赵琦看:“你看看这里面是什么?”

    赵琦朝袋子里面看去,发现是一些瓷片,仔细看,应该就是刚才那只被摔碎的青花杯,他之前下意识就觉得不可能是好东西,否则也不可能被这么粗暴对待,但现在看关哲安的意思,这是一件真品?

    他从袋子里拿出一片瓷片,特征非常明显,胎质细白,非常轻薄,釉色清润剔透,青花发色青翠鲜蓝,明静沉丽,艳而不俗,这是典型的康熙中期官窑的青花发色。

    他又看了几块瓷片,杯外外壁表现的是“叱石成羊”的画面,人物描绘的相当精细,这个典故语出事本晋葛洪《神仙传·黄初平》,寓意修成正果、点石成金。另外,圈足内以青花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赵琦看过之后,非常惊讶:“这确实是真品,而且清代早期的官窑瓷器中,于小尺寸杯壁之上描绘如此精细的人物图,极为少见,可以说是康熙青花杯之中的精品。”

    “光是这杯子,就能值二十来万吧,那家伙是脑子有坑吗?为了抢你的钱,把它给摔碎了!”看着这么精美的杯子被毁,关哲安觉得非常可惜:“好在碎片还算完整,找个修补的老师傅说不定还能挽救一下。”

    赵琦想了想:“走吧,咱们再进去一趟。”

    关哲安有些不太理解:“干嘛,你还准备还回去啊!”

    赵琦说:“如果这只杯子有可能是那家伙的,我也没那么好心,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原主很可能不是他,自然要还回去。”

    赵琦做事,有所为,有所不为,换位思考,如果丢了东西的是他自己呢?

    回到警局? 赵琦把情况说明? 果然跟赵琦猜测一的样? 这只青花杯实际是他在一个摊位上顺的。

    关哲安挠了挠头,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个摊主他也认识,平时关系还不错,于是便打电话通知了他。

    没一会,摊主马三儿心急火燎地赶到了,看到了被摔成碎片的青花杯。这么值钱的一只怀子,就这么毁了,他摧胸顿足? 心痛如绞,关键那家伙肯定没钱赔偿,想想都欲哭无泪。

    从警局出来,关哲安看着马三儿的脸像包子褶一样? 拍了拍他的肩膀:“马三儿? 别这么哭丧着脸啦,你其实可以换个角度想想? 就当东西被便宜卖出去得了。”

    马三儿瞥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屁话吗?哪有这么安慰自己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走眼了,不然这只杯子能被他顺走?”关哲安戳穿了他。

    以关哲安对马三儿的了解,如果他知道这只杯子是真品,还不得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起来。

    马三儿哭丧着脸道:“关键我现在知道了它是真的啊!”

    关哲安摊了摊手:“东西都摔碎了,除了找个老师傅把它补好,还能怎么办?”

    马三儿闻言长长地叹了口气:“唉,也只能这样了!”

    关哲安又问:“对了,这杯子你是从哪进的?”

    “对喽!”

    马三儿一拍大腿,急忙想跑,关哲安一把拉住了他:“诶,见者有份!”

    马三儿犹豫了一下:“带你们去不是不行,但咱得按规矩来。三百块钱车马费总要的吧,要是你们看上了东西,回头可得给我五个点,我说的是市场价。”

    赵琦对此事没有意见,关哲安也答应下来:“这个到是没问题,但东西得让我们先挑。”

    “我都说了按规矩来,肯定让你们先挑,我买不买的无所谓。”

    “那行,咱们现在去哪?”

    马三儿说:“城南,我去叫辆车,咱们坐车去。”

    赵琦表示要先回酒店换身衣服,他的衣服被匕首刺破了,好在匕首刺在他的皮带上,否则多少会带点伤。

    赵琦换好了衣服,大家又一同吃了早点,这才叫了辆面包车出发。

    马三儿的杯子是一个外号叫“书生”的藏家手里买的,这个人完完全全就是个死读书的,认为书本上的知识就是对的。

    以这样的想法搞古玩收藏,结果可想而知,往往实物和书本上有一点点差错,他就认为有问题,以至于他购买的藏品从外观来看,简直和书上一模一样。

    想想看,只有博物馆才有的瓷器珍品,同一种类,他家里居然有好几件一模一样的,别人告诉他东西不对,他

章节目录

古玩之先声夺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吃仙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仙丹并收藏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