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古玩之先声夺人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夫妇俩其实比赵琦还要心急,见赵琦直奔主题,正合他们的心意,便带着赵琦来到他们的卧室。

    夫妇俩住的是次卧,面积不大,进门后,前面是一张放着老电视的桌子,右手边是一排衣柜,隔着三四十厘米的距离,是一张1.5米的双人床。

    就在离双人床十厘米左右的地方,江全宝隔出了一块区域,专门用来安放他买下的瓷片,这也使得本来就不大的卧室,更加的拥挤。

    江全宝的收藏的瓷片占用了卧室内的不少空间,关键有些瓷片还会散发出一点味道,如果只有几片,可能不会有多大问题,但数量一多,累积起来,房间里就会有一丝怪味。

    江全宝的老婆为了这件事情,经常跟江全宝吵架,让江全宝把瓷片放到阳台上去,江全宝死活不肯,说是担心阳光晒到,或是被孙子偷偷弄坏了。

    瓷片散发出的怪味不好闻,江全宝为了不想老婆经常跟他吵架,只能买上一些檀香经常点一点。

    赵琦走进房间,乍一闻,满屋子的檀香味道有些呛人,多闻了脑袋都稍稍有些缺氧的感觉,这明显是劣质檀香的味道,长年累月待在这种环境里,身体不得病算是运气好。

    而且,细细分辨,檀香之中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要不是另有目的,赵琦肯定不会在这里多待。

    江全宝把一张破了的床单掀开,露出里面堆的像小山似的瓷片,估摸着估计有好几千片的样子。

    赵琦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瞧这架势,哪怕十分之一,也有好几百片,江全宝这家伙还真够无耻的。

    江全宝把精选出来的瓷片,放在一只箱子里,打开之后,赵琦一看,果然差不多三四百片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要的瓷片在不在里面,要是从这几千片里面找,花时间不说,还得找个理由。

    江全宝腆着一张老脸,笑呵呵地说:“赵老师,您随便看,有什么问题叫我。”

    赵琦也懒得跟他多说,点了点头,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是彭大胡子打来的:“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赵琦走到阳台上接通了电话,电话刚接通,手机里就响起了彭大胡子非常焦虑的声音:“老弟,出大事了!”

    “怎么了?”赵琦正了正神色,彭大胡子这么着急,肯定是遇上大麻烦了。

    “今天,新的一期《收藏月刑》发布了,上面讲了咱们上个月拍卖的那件成化青花‘竹溪六逸’雅集图罐,质疑这件拍品的真伪和拍出高价的动机!哎呀……电话里我也讲不太清楚,你上网瞧一瞧,文博网论坛上的一篇置顶文章,讲的也是这件事情,对咱们非常不利!”

    “我上网看一下,一会我再打电话给你。”

    花了一点时间,赵琦用手机上网,点开了那篇贴子,文章说,那件瓷器所代表的是合法的洗钱工具,炒作人故意炒高拍品的价格,就会源源不断地来钱,道理就跟股票买卖一样,并且只有不断炒高古董的价格,才能去银行骗取贷款。

    赵琦知道,盛宇平时的流动资金,有一部分确实是通过退行抵押古董贷款来的,而且因为彭大胡子有关系,贷款的审核并不是很严格。

    如果受了这篇文章的影响,银行不敢抵押贷款不说,还有可能提前要回之前的贷款,这样可能会让盛宇的经营出现问题。

    要说,盛宇完全可以出个声明,表示此事与公司无关,但问题的关键出在鲁毅然身上,在拍卖会上,鲁毅然一直不停地抬高价格,而鲁毅然那时还在为盛宇工作,完全有理由可以说他是盛宇安排的托。

    文章中也提出了这一点,这让盛宇陷入了被动之中,但还是不得不发一份申明。

    “文章你看了吧,现在怎么办?”

    “彭总,你先别急,关键现在要先把幕后找出来,否则就是治标不治本。”

    “对,这事跟纪和光肯定不无关系,否则不会这么巧,如果被我查出来,确实和他有关,哪怕卫总的面子再大,也休怪我无情了!”鲁毅然牙齿咯咯作响。

    “彭总,你尽快把事情查清楚,这件事情,我肯定不会置之不理!”

    文章中,援引了一位盛宇员工的话,说赵琦能够成为盛宇的顾问,靠的是彭大胡子,赵琦就是彭大胡子的工具,鉴定水平也就刚入行的水平。

    《收藏月刑》上也对赵琦的水平表示质疑,认为盛宇安排一个这么年轻的当顾问,本身就是极不寻常的行为,同时也对顾客不负责任。

    这件事情不用说,肯定有冯建德的影子在内,你冯建德争不过刘宏知,想要让刘宏知亏本那也没问题,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拉盛宇下场就有些不地道了。当然,从鲁毅然拍卖当天的表现,纪和光很可能也参与其中了。

    “说一千,道一万,你们之间的竞争关我一个小小顾问什么事?这是想要让我名誉扫地吗?”

    赵琦心中冷笑,真当他是软

章节目录

古玩之先声夺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吃仙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仙丹并收藏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