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古玩之先声夺人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郑晓光到是还挺信任瞿俊民,让他带着自己的银行卡信息去转账,事后,瞿俊民把转账单给他。

    “呼!”

    从店里出来,瞿俊民心中颇为郁闷,吐出一口闷气:“你说,一个人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听没听说过,赌徒有几个阶段,随着沉迷,他会变得安于现状、人情冷淡、生死不惊、毫无人性,直到变成行尸走肉!”

    赵琦说:“这个时候,他们的生命中就只剩下赌了,既毫无乐趣,也不过于计较输赢,只是按照惯性无脑地向赌场冲,哪怕亲情、爱都都劝不过来,更别说友情了!我觉得郑晓光现在就属于这个阶段,已经没救了,索性就让他自生自灭,能活多久算多久吧!”

    瞿俊民苦笑道:“我只是替郑叔难过,为什么会生出这么一个不孝子。”

    “子不教,父之过”,要是子女从父母那得到良好的教育,形成良好的教养,不太可能会沾上赌博的恶习。

    当然,这种话心里想想就行了,赵琦不会蠢到当面说。

    一路上,瞿俊民的心情都有些低落,到了家,他让赵琦等一会,片刻后,他拿了一把紫砂壶出来,放到赵琦面前。

    “怎么了?”赵琦疑惑地看着他。

    “你先看看觉得怎么样?”

    赵琦观看了一会,点头道:“这把壶泥质细腻,色泽朱红,为名贵的大红泥烧制而成。壶身微皱绵密,俱以三刀法刻就,刀工爽利,入刀处尤其精采,刀刀精严,却又笔意延绵,是邵圣和的难得一佳作。”

    邵圣和是清乾隆时期制壶名手,他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很受欢迎。

    “你喜不喜欢?”

    “喜欢怎么说,你还准备把它让给我啊?”

    “对,我用它换你刚刚买的那把壶,怎么样?”

    赵琦很意外,但很快他就想到了瞿俊民的用意:“你这是打算再帮一把?”

    瞿俊民长叹一声:“唉,我现在是劝不了他了,只想别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就行。”

    赵琦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别换不换了,这把壶你收着吧。放心,我不会亏的。”

    瞿俊民连连摇头:“不行,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空手要你的东西,我磕碜不磕碜啊!”

    面对瞿俊民的坚持,赵琦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笑道:“行,那我换吧,不过这把壶是你的吗?”

    瞿俊民嘿嘿一笑:“是我家老爷子的,他也是捡漏来的,没花几个钱,他肯定乐意。”

    “你到是会慷他人之慨。”赵琦开了句玩笑,又说:“对了,我记得你对紫砂不熟吧?”

    瞿俊民得意洋洋地说:“那是之前,谁让我昨天正好在家里看了一本,老爷子书房里的《紫砂大赏》,不巧,上面正好‘淡然’这个款识的介绍。”

    清初,宜兴紫砂工艺受到皇室宫廷关注,开始定制宜兴紫砂器。入宫后交造办处艺人装饰,因此出现了描金、堆泥、加漆等工艺,使原本朴实的紫砂更显雍容华贵,淡然斋印款最高出现在明末一直沿用到清中,极有可能是皇室闲章。

    赵琦笑着摇了摇头:“你还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我再教你一招吧,你看,这把壶泥料火候略浅,对比故宫同类珍藏同为欠火,由此可见,这把壶并非宜兴所烧,而是造办处的窑烧成。所以确定为宫廷御用之物。”

    这把“淡然”款紫砂壶的制作年代,应该是在康熙时期,用料上乘,做工精良,价值在五六十万上下。

    而瞿俊民拿来的那把壶,同样是一件精品,价值差不多。就像他说的,做不出损朋利己的事情。

    晚上,赵琦收拾好行李,拿出那只黄釉高足碗,仔细打量。

    这只高足碗,就是他接触郑晓光的起因,在他前世的记忆中,这只高足碗关系着一件价值不菲的瓷器。

    之前他不太方便看得太仔细,现在拿在手中,左瞧右看,终于可以确定,这件黄釉高足碗的外表是伪装的。

    前世,马胖子在一次酒后,有跟他提起过一种隐藏珍贵瓷器的方法,用一种特殊的油墨,喷涂在瓷器的表面,再经过一定的处理,就能使得瓷器变成另外一种颜色的釉面。

    赵琦不知道高足碗上是不是使用的这种油墨,他也不敢贸然用工具,把油墨刮掉,因为这样很有可能会把釉面毁了。

    马胖子提起过,在江东就有一位这方面的专家。赵琦不熟,准备回去后,请人居中认识一下。

    …………

    “就是这样。”

    赵琦呷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回桌上。

    “这段时间,你过的到是挺精彩。”刘南齐哈哈笑道。

    赵琦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些事情,还是不要再遇到了,你不知道,我当时手里的甩棍掉到地上,眼睁睁看着程图手里的匕首刺过来,魂

章节目录

古玩之先声夺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吃仙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仙丹并收藏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