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古玩之先声夺人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什么?死了?!”

    在场的众人哗然,同时也反应过来,匡立果的死应该另有隐情,否则警察也不可能上门询问。

    不过,据警察介绍,匡立果是自杀而亡,他早年离婚,儿子跟着前妻,家里只有一个人,死了七天,才因为邻居闻到臭味,报警之后才发现。

    吴麻子有些难以置信:“不对呀,匡立果为人比较乐观,而且我上次见到他,他也没有悲观的情绪,当初他妻子外面有人,执意离婚,最后还获取了儿子的抚养权,他都挺过来了,没道理会自杀啊!”

    警察说:“勘察的结果,他确实是死于自杀,而且他留下的遗书中,指名让你帮他报仇。”

    “什么!我都不知道他因什么自杀,而且还不知道有没有能力,怎么帮他报仇?”吴麻子莫名其妙,半响,他问道:“他的遗书中,有没有说是为了什么?”

    警察说:“遗书中说,他被人骗了,买到了一批假瓷器,积蓄花的差不多了,他儿子又不喜欢他,觉得人生没有了意义。”

    “呃……”大家沉默下来,如果一个人对未来没有了希望,自然也是正常的。

    吴麻子思索了片刻,以他对匡立果的了解,儿子不喜欢他应该只是次要因素,毕竟离婚之后,每回匡立果跟他喝酒,时不时会提起这件事情,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年的了,相比之下,被人骗了才是诱因。

    于是,吴麻子向警方请求,能否查看匡立果留下的藏品,这样也可以了解清楚匡立果自杀的根本原因。

    匡立果的遗书中写着,他已经立下了遗嘱,他的所有藏品由吴麻子权处理,所得的资金,要吴麻子部捐出去,用于资助贫困儿童的学业,只有他名下的房子留给儿子。

    因此,吴麻子提出的请求,警方也同意了。

    吴麻子邀请黄家秀父子以及赵琦一同前往鉴定,大家也都答应了。

    结了账,出了饭店,大家坐上赵琦的车,和警察一起到了匡立果的家中。

    吴麻子环顾一下四周,没想到这才半个多月不见,自己和匡立果却已经阴阳两隔了,心中很是悲伤。

    他又看了匡立果的遗书,和警察说的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老壶啊老壶,你让我给你报仇,却什么都不说,这样让我帮你报哪门子仇啊!”

    警察带着众人来到匡立果家中的一个房间:“他遗书中说,他的所有藏品,都放在这里。”

    赵琦朝里面看去,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只只纸箱子,可能东西都在纸箱子里。

    大家进去后,打开箱子一看,藏品果然都放在纸箱子里。

    匡立果之所以有老壶这个绰号,是因为他主要收藏种类茶壶,但房间里却只有一只箱子装着茶壶,剩下的都是各类瓷器。

    有白釉描金四系罐,圆口,左右各环象鼻,鼓腹渐收,撇圈足。器形简单规整,通体施白釉,施釉随意,罐口描金。

    有粉彩昭君出塞图瓶,直口、溜肩、鼓腹。器通景粉彩绘昭君出塞图,器外底松石绿釉地阴刻“慎德堂制”四字二行楷书款。

    有青花云龙纹经筒,器形修长,圆筒形腹部,底部外撇以承重心,圈足,内施白釉,通体通体青花装饰,绘海水江崖、飞龙戏珠纹样,底部青花绘双圈并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

    有德化窑白瓷观音坐像,观音通体施白釉,面颊圆腴,凤目细长,神态安详,双手拢于袖中,端坐蒲团之上。

    另有梅瓶、棒槌瓶、赏瓶、罐、盘、碗、三足炉、武士俑等林林总总一共二十六件瓷器。

    黄家秀讶然道:“难道老壶把他收藏的茶壶转让了,买了这一堆瓷器?”

    吴麻子点头道:“估计是这样,否则老壶也不会说被人骗了。”

    现在匡立果都自杀了,不用说,这些瓷器十有有问题,估计也只有剩下的几把茶壶值些钱了。

    当然,话是这么说,一切都得等鉴定出了结果再说。

    大家各自分工,开始鉴定。

    瓷器一件件地经手,赵琦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因为这些瓷器,做工都非常出色,仿制的水平颇高,他乍一看上去,都不好断定真伪,只有比较过胎釉、青花发色、纹饰风格、工艺特征等方面,他才找出一些问题。

    可以说,别说普通收藏者,可能一些资深的玩家都难以分辨真伪。

    “你们结果怎么样?”吴麻子抬起头来问道。

    赵琦说:“壶我还没看,这些瓷器都有问题。”

    黄家秀父子俩也都持相同的意见。

    吴麻子皱着眉头说:“连这只‘芝率斋’款的将军罐都有问题吗?”

    “芝率斋”是堂名款,很官窑、御窑会使用堂名款,这种情况也不在少数。自明代嘉靖朝开始,就烧制了大量标有堂名款的瓷器,从此逐朝延续,日渐流行。至

章节目录

古玩之先声夺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吃仙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仙丹并收藏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