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玄天冥使系统 > 第二十八章 华东分殿 双六阶
    “办法,总归是有的。”金乌的声音在杨墨脑海中响起。

    仿佛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射进了一丝曙光,让杨墨看到了希望。

    “是什么办法!”杨墨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连忙问道。

    金乌目光深邃,盯得杨墨有点发毛:“但是那份连我都差点要忍不住的痛苦,又可否承受?”

    要知道,金乌修炼至今无数岁月,心智早已磨炼地日常坚毅,连他都忍受不了,那是何等的痛楚啊?

    “如今,天地灵气堵塞在体内,扰乱的经脉,使无法运转冥息,甚至如今每次尝试运转冥息,都会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对吧。”金乌问道。

    杨墨默默点了点头。

    “吾可用秘术,将天地灵气完封入的经脉之中,以目前体内天地灵气的数量,待我用秘术封存灵力之后,这大量的天地灵气怕是会凝为流体甚至固态,届时,的整个身体都会因为经脉堵塞而无法行动,运转冥息时的疼痛将会是数十倍于方才。”金乌缓缓道出自己的办法。

    见杨墨满脸惊讶,金乌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但是,如今,虽说可以强忍疼痛运转冥息,身体也勉强可以行动,但是其实如今体内的天地灵气大量分散,运转周天与否,几乎无异。若将体内的天地灵气封入经脉,吾可保头部以及左手处仍可行动,至于怎么选择,还是看了。”

    其实,金乌言语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若是继续任由这大量的天地灵气杂乱无章地堆积在杨墨体内,在玄天大会之前,几乎是没有可能再有存进了,甚至都不可能将这些灵力完吸收。

    但这也是最稳妥,最安的办法。

    若是按照金乌所说,将体内的天地灵气封存进经脉,虽说会忍受数十倍于现在的痛苦,但有望更快地将体内灵气吸收,化为己用。

    话毕,两人沉默良久,金乌也没急着让杨墨作出决定,毕竟,不论是哪种选项,对于杨墨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

    是日,府帝大厦中发生了一件震惊整个华东玄天分殿,甚至华东地区所有势力的大事。

    华东地区玄天分殿代殿主陈五。

    晋升六阶。

    成为华东分殿这一代第二名六阶,同时,华东分殿也成为了如今唯一一个双六阶的玄天分殿。

    …………

    府帝大厦其中一层楼,整个楼层异常的高,其中的布置古朴异常,沿着走廊走到最深处,是一扇厚重的石门,此刻,石门被推开,烟尘四起。

    陈五走出石门,眼中有着些许疑惑:“我闭关之前,甚至已经将华东分殿的所有事宜交于其他几位五阶管理,做好玄天大会之前非必要不出关的打算,但却突然有大量极其浓郁且精纯的天地灵气汇聚在附近,我处在五阶巅峰许久,借此契机刚好突破六阶。”

    刚向外走出没几步,陈五的传灵笺内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华东分殿陈五,恭喜突破六阶,近日玄天总殿将会派遣使者送来一些物品,届时,请确定的封名。”

    是玄天总殿发来的消息。

    按照规定,每名记录在玄天殿内的冥使突破六阶之时,都会得到总殿赠予的一些物品以及确定自己的封名。

    高阶冥使之间,互相交涉基本用的都是封名,例如炽乌子,就是封名。

    “呵,没想到我也到了要有自己封名的时候了。”陈五嘴上说的很平淡,但却是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

    挥手打开冥使系统,翻看着这些天的消息,陈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小墨同时服用聚灵丹与源灵丹,引发灵气暴走?”陈五喃喃道:“原来如此,我闭关之时席卷而来的大量天地灵气居然是因为这个。”

    陈五身形一闪,下一刻,出现在了府帝大厦中的一个房间中。

    “所有五阶冥使,到会议室来一下。”陈五通过传灵笺通知。

    …………

    金乌灵境内。

    杨墨终于下定了决心:“前辈,麻烦您了,将我体内的天地灵气封存在经脉之中吧。”

    金乌面色凝重,盯着杨墨看了片刻,微微颔首。

    “我会让的意识暂时沉沦,这样,就不会感受到这秘术施展过程中的痛苦了。”说罢,金乌抬手拍在杨墨面前的空中。

    淡淡的金色阵纹浮现,杨墨昏睡了过去。

    “呼。”金乌深呼一口气:“不知道这次用完这秘术,金乌灵境中的这一丝意识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苏醒。”

    在这金乌灵境之中,不过是金乌所留下的一丝意念,所说与本体意念相通,但终究无法调动本体的力量。

    轻挥衣袖,以这意念体种积攒的灵气为墨,金乌画出无数晦涩难懂的符文,刻印进杨墨体内。

    大概刻钟时间后,几乎要将体内积攒的天地灵气尽皆用完之时,金乌低喝一声:“成了!”

    顿时,灵光大放,几乎要将杨墨的身形掩埋。而他的体内,无数的天地灵气被这秘术不断压缩,最终完封存在了经脉之中。

    …………

    房间内。

    杨墨刚一醒来,就看到陈五站在自己床边。

    “五哥…………出关了……”杨墨极其虚弱,几乎是颤抖着说出这几个字。

    陈五面色凝重,杨墨的状态,比他想象的还要差,若只是普通的灵气暴走,怎会反应如此之大?

    一边想着,陈五手指轻搭杨墨腕上,渡入一丝冥息准备探查一下杨墨此时的身体状况。

    “嗯?”陈五皱了皱眉:“体内残存的天地灵气部堆积于经脉之中,甚至都浓郁到近乎化为实体,区区一阶冥使,体内怎么会能够容纳下这么大量的天地灵气?”

    “先别动。”陈五柔声道。

    一边说着陈五的大手抵在杨墨额头上,灰色光芒流转,一个呼吸之间,灰光便完覆盖了杨墨的身体。

    “还不算太糟。”彻底探查了杨墨此刻体内状况,陈五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头部没有天地灵气积存,左手处也是。”

    大脑,是人体内最精密的部分,若是有天地灵气积存在大脑之中,怕是九阶冥使亲临,也无能为力。

    但陈五心中还是疑惑,如此大量的天地灵气,将杨墨体内部经脉撑爆都是有可能的,但如今却完好地封存在经脉之中,甚至还留下了头部与左手两处,无灵气积存。

    见陈五面露疑色,杨墨开口解释道:“是师傅的那一丝冥息,在天地灵气袭来之时,我调动那一丝原本镇守丹田的冥息,护住了我的大脑,同时也引导着涌入体内的天地灵气,并勉强护住左手。”

    杨墨体内有着炽乌子的一丝冥息,陈五也是知道的,如今以这个为借口,自然不会多疑。

    “原来如此。”陈五点了点头,没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