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玄天冥使系统 > 第二十三章 玄沉清
    一周以来,杨墨听从张召的建议,不再仅尝试凝聚外体灵脉,而是抽出了大半时间参悟《金玄炼气》。

    境界才是根基。

    两人并肩走在府帝大厦中。

    “半个月了,是不是该回学校一趟了。”走着,杨墨说道。

    “也是。”原明宇道:“这么长时间不回去,也挺麻烦的。”

    即使杨墨与原明宇现在已成冥使,更是炽乌子的亲传弟子,但毕竟两人还是学生,尚未脱离凡俗诸事,一下子很长时间不回学校,也是很麻烦的。

    跟陈五商量后,杨墨与原明宇准备先回学校一段时间,正好最近也正值期末,学校的事也比较多,两人处理之后,也好专心准备玄天大会。

    …………

    刚推门走进宿舍,就见剩下的两名室友以及另外两名同班的同学在围着桌子研究着什么。

    “呦,回来了?”其中一名室友抬头看了眼,打了声招呼,便继续低头研究桌子上的东西。

    这个室友名叫张志华,是个学霸,平时就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大学三年也得过大大小小不少奖。

    这次杨墨和原明宇回学校,也主要是因为张志华报名了一个含金量很高的比赛,而他报名的小组成员名单,就是自己寝室的四人以及这另外两名同班同学。

    “这个是图纸吗?”杨墨走近一看,感叹到:“这次这个好像很复杂啊。”

    “不做复杂点怎么得奖。”另一名室友笑道。

    其实说是一个小组,但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张志华一个人做的。

    …………

    导员办公室。

    导员的面前站着一名身材较小的女生。

    “叫,玄沉清?”导员一边翻看着手里的资料一边和面前的女生说道:“怎么大三下学期突然想起来转学了?”

    孙磊也奇怪,自己当大学导员也有十多年了,大学转学的学生也是见过几个,可大多都是大一大二就转,大三下学期了还转学的,这玄沉清是他见过的第一个。

    “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搬到附近的城市,转学到华清大学,平时也方便。”玄沉清说的十分含糊。

    但孙磊也没多问,自己问起转学原因,只是出于好奇,毕竟各种文件都齐,自己不过是办个交接手续。

    在向玄沉清简单介绍整个校园之后,孙磊道:“好了,回去吧,再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我。”

    “谢谢导员。”道别孙磊后,玄沉清独自走在校园内。

    玄沉清身材娇小,五官也生得十分精致,皮肤更是细嫩地吹弹可破,若论容貌,在整个华清大学中也算得上是上等。踏入冥使一道后,日夜运转冥息,淬炼肉体,体内杂质早就排出体外,一般来说,冥使的容貌都不会太丑。

    “同学,能,能留个联系方式吗?”走着,一名男生向玄沉清问道。

    脚下没有丝毫停顿,在路过那名男生时,玄沉清脚下步伐变换,径直绕过了这男生,甚至这男生都没看清她是怎么路过自己的。

    “啧,脾气好怪。”被拒绝之后,这男生喃喃道。

    此刻玄沉清可没工夫理会他人,若是有冥使在旁,定能看到,她此刻冥息外放,自成领域,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

    …………

    寝室里。

    “这次这个图纸好难啊,感觉做出来之后拿奖一定是稳了。”杨墨伸了个懒腰。

    几人忙活了好几个小时,才将图纸上的内容做出来一个部分。

    “咕噜噜噜噜噜。”

    杨墨的肚子突然叫了。

    “走啊,一起吃饭去。”杨墨道。

    “们去吧。”张志华细细看着图纸,一边在标注着什么头也没抬地道:“我感觉这个图纸还可以改进一下。”

    “那我们去了啊,要不要帮带份饭。”原明宇问道。

    “好。”

    几人走出宿舍楼。此时七月中旬,正值盛夏,几人都热得不行,可杨墨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打了个哆嗦。

    原明宇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停下脚步扭头向旁看去:“们三个先去吧,我突然想起来我俩还有点东西要弄,一会再去食堂,别忘了给志华带饭哈!”

    三人应了一声,便继续向食堂走了。

    “走。”原明宇眉头微皱,带着杨墨向宿舍楼旁走去。他们住的宿舍楼处在学校一角,宿舍楼旁十分空旷,平时几乎没什么人去。

    突然,前方拐角处,一道身影闪过,一掌向杨墨袭来。

    瞬息之间,护体冥息涌现,扛下了这一掌,杨墨闷哼一声,倒退数步。

    “谁?”原明宇眼神凌厉,金光流动,冥息凝于手掌,似要随时出手一般。

    “能接下我一掌,倒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弱嘛。”女生缓缓走来,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正是刚转入华清大学的玄沉清。

    见玄沉清现身,原明宇一怔:“沉清?”

    杨墨惊讶道:“们认识?”

    “她叫玄沉清,是华南地区玄天分殿殿主玄岳前辈的徒弟,之前我在跟随师傅前往华南分殿时见过。”原明宇道。

    眼前的少女,冥息外放,不似杨墨与原明宇这般,身冥息均匀分布在体表。少女体表外放的冥息,犹如水流一般,静静环绕在她身边。

    “宇哥,好久不见。”玄沉清笑眯眯道,同时伸拳轻轻锤了杨墨一下:“我叫玄沉清,奉家师之命,来华清大学保护。”

    杨墨一愣:“保护我?”

    “不过。”玄沉清目光扫过二人:“看样子,就算我不来,们也遇不到什么麻烦,宇哥,没想到修炼这么快,如今都已经三阶巅峰了。”

    玄沉清能清晰地感觉到,原明宇的境界虽然仍是三阶,但其散发着的气息绝对远不是三阶冥使所能为,如今的原明宇,怕是随时能突破四阶,只不过是为了玄天大会,才一直将自己压制在三阶。

    “而且,也比我想象的要强很多,虽说我未出力,可没触发炽乌子前辈给的给的防御法器就挡下了这一击,是我完没有想到的。”玄沉清看着杨墨,眼神复杂,自己初入冥使一道十余天的时候,可绝对挡不下刚才那一击。

    单论威力而言,玄沉清方才那一击完不逊色于寻常二阶冥使出手,虽感觉杨墨接不下,但知道他身上有着炽乌子赐予的黄级巅峰防御法器,也便放心试探。

    “怎么,就站在这里说吗?”玄沉清笑道。

    …………

    三人随便在学校中找了一个凉亭坐下。

    “现在可算是个大红人了。”玄沉清看着杨墨,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我?”杨墨愣愣地指了指自己,显得有些茫然。

    “两名华南分殿的老牌四阶冥使暗中保护,更是有几乎冠绝三阶的宇哥几乎每天寸步不离地在身边,即便这样我师傅还是让我来以防万一。”玄沉清娓娓道来。

    冠绝三阶?

    杨墨暗暗咋舌,虽说早就清楚原明宇的实力在三阶之中怕也是顶尖,可,冠绝三阶,和顶尖,可是两种概念。

    “但是。”杨墨还是有些搞不懂:“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来保护我?”

    这种阵仗,就算五阶强者出手,怕是都有来无回吧?

    “自从被炽乌子前辈收为亲传,就不能将自己当做一名普通的一阶冥使了。”玄沉清严肃道。

    “我来说吧。”原明宇叹了口气,思索片刻,道:“玄天大会,不论是对于新一辈冥使,或是对于各大势力,都算的上是一个大机缘。”

    没有人知道玄天大会这个习俗从何而始,似乎自打冥使存在以来,它就一直伴之如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