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玄天冥使系统 > 第十六章 金乌灵境
    “虽然我未曾修炼《金玄炼气》,但我可以轻易看出体内的冥息运转状况,先按照功法内说的做,若出现状况,我会第一时间制止。”张召道。

    确实,整个华东分殿,除了炽乌子与原明宇,便没有修炼《金玄炼气》的冥使,如今炽乌子不在,原明宇又仅仅三阶,张召的确是最适合指导杨墨修炼的人了。

    “现在,趁体内经脉还处于兴奋状态,坐下,运转《金玄炼气》第一章。”看着面前的杨墨,张召淡淡道。

    此刻,杨墨体内的丹田与经脉还处于恢复冥息时的运转状态。

    停了张召的话,杨墨再次盘坐在地,心中默念起《金玄炼气》的第一章功法。

    聚灵天之气,化周天之象。

    凝金乌玄冥,修万界之灵。

    铸冥息以为剑,斩断桎梏之链。

    …………

    心中默念功法,杨墨的意识渐渐恍惚,等他再缓过神来,自己竟是身在一处湖边。

    身体没有感受到方才的酸痛,杨墨站起身来,喊道:“有人吗?”

    没有任何东西回应他。

    杨墨尝试着打开自己的冥使系统,可不管他怎么做,都无法召出冥使系统,明明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冥息在正常运转,可冥使系统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莫非,这里不是现实世界?”杨墨心中有了些许猜测。

    突然,身旁的湖中冒起大大小小的气泡,还没等杨墨反应过来,一直通体金色,通体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神鸟由湖中飞出,带起阵阵水花,扶摇而上。

    “这……是……”杨墨看着空中翱翔的金乌,惊讶地说不出话。

    金乌翱翔于天,久久不去,杨墨像是着了迷一般,一直盯着金乌不放,久而久之,杨墨发现那空中的金乌竟与自己体内的冥息发生了某种共鸣。

    双眸紧紧盯着空中翱翔的金乌,杨墨有了某种猜测:“难道这金乌,与我修炼的功法有关?”

    其实,杨墨的猜测没错,炽乌子在创造《金玄炼气》之时,已是六阶修为,而他创造的功法,也是与其他功法不同。寻常功法注重稳扎稳打,让后辈从根基修起。

    而炽乌子创造的《金玄炼气》乃是罕见地以六阶冥使的视角,以大道化简,追本溯源之法进行修炼。

    而如今杨墨看到的金乌,便是炽乌子创造《金玄炼气》之时,以精神层次具象化形态留在功法内的冥息运转方法。

    一边看着空中的金乌,杨墨盘坐入定,缓缓跟随着金乌的引导开始修炼。

    …………

    杨墨在精神层面修炼,却然不知,自己实体的身旁像是炸开了锅一般。

    杨墨在盘坐入定后,不过十余分钟的时间,便进入了现在这个状态,就连身为五阶冥使的张召也是看不出杨墨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出于无奈,张召只得叫来了隔壁的陈五与原明宇。

    原明宇刚一进屋,看到杨墨现在的状态便是大吃一惊:“他现在,进入了金乌灵境……”

    此刻的杨墨,盘坐在地,冥息运转,身上金芒升腾。看似极不稳定,可这些金芒却又时刻都在杨墨的限制之下。

    陈五疑惑地看向杨墨:“金乌灵境?”

    “金乌灵境是修炼《金玄炼气》后,要对功法理解的十分透彻之时,在静心冥想之时,才有可能进入的一种状态。在金乌灵境中,可以直接感受到修炼《金玄炼气》之时,冥息的运转状况。”原明宇为陈五解释道。

    “当初我修炼之时,也是整整三个月后才第一次进入金乌灵境。”

    此刻,杨墨身上升腾着的金色光芒渐渐幻化成了细细的一条,似乎是遵循着某种规律,像经脉一般分布在杨墨的体外。

    原明宇有些不淡定了:“他不会是要在自己刚刚转换完冥息的第一次修炼中,就同时进入金乌灵境,还构成了外体灵脉吧?”

    虽说这金乌灵境,陈五与张召是第一次听说,但是外体灵脉,他们两个可是清楚的很啊。

    在冥使运转冥息的过程中,若是自身与冥息的契合特别高,抑或天地灵气都与冥使十分亲和的情况下,体内冥息灵气溢出,在冥使体表形成了另一层类似经脉的冥息运转网络,可以借此增快体内冥息运转速度。

    但就算原明宇这样的天才,也是在进入二阶之后才偶然接触到了外体灵脉的存在,甚至不在少数的一部分冥使是在晋升三阶之后才渐渐在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了外体灵脉。

    但。

    杨墨现在还是彻底入门冥使一道之后,第一次冥想修炼啊。

    …………

    而此刻杨墨的意识世界中,金乌却没有像正常应该的那样,按照炽乌子设定的一般,盘旋于空中,传授杨墨功法。

    其实《金玄炼气》的功法口诀极为简单,甚至简单到称不上功法,但其实,这看似简单的功法口诀,暗藏玄机。表面上这些《金玄炼气》的功法口诀,实际包含着炽乌子早就布好的小幻术,一旦修炼者体内有着炽乌子的一丝冥息,并且与《金玄炼气》的亲和度到达了一定程度之后,那么在默念功法口诀之时,已是便会被吸进幻术空间。

    也就是杨墨意识如今所在的金乌灵境。

    金乌缓缓扇动着翅膀,徐徐下落,此刻纵然杨墨此刻为意识所化,竟也不得动弹分毫。

    那金乌缓缓降落到地上,低头与杨墨平视。神奇的是,这金乌身上看似燃烧着熊熊火焰,但杨墨就在金乌面前,竟是没有丝毫炽热的感觉。甚至,还带来了阵阵暖意。

    金乌与杨墨对视数息之后,竟是口吐人言:“的气息,我很熟悉。”

    有谁能够想到,金乌灵境之中这负责传授功法的金乌竟是有意识的,这一点,就连原明宇都未曾听闻。

    “前辈,您……说我的气息熟悉?”仅仅是在金乌面前与其对视,杨墨就感到了极其恐怖的威压,这种感觉,比曾经在梦中见到炽乌子之时更甚。

    金乌硕大的眼睛动了动,上下打量着杨墨:“熟悉,却又微小地让人看不见一般。我熟悉的那位存在,仅一举一动之间,便有移山填海之能,如同炽日皓月般耀眼。但……弱的出奇。”

    “啊……哈哈……”杨墨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是啊,这金乌前辈描述的那般存在,如同传说中的九阶冥使一般耀眼,而自己,不过是一名初涉冥使一道的一阶冥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