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钱开路 > 第一卷 九州大陆 第33章 你全家都是前辈!
    打铁佬戴着钱凯鹭的空间戒指回到铁匠铺门口,看见一个白发老者坐在里面看着他。

    “风雷老祖?”

    打铁佬不可置信地看着风雷树灵,双膝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风雷树灵双目射出两道森冷的剑光,落在打铁佬的右手中指上:“这戒指是我送给他的,被抢了?”

    打铁佬一听,面如土色,左手从铁匠铺捡起一把尚未锻好的钢刀,一刀斩下自己的右手,从中指上取下戒指,跪着爬到风雷树灵的脚下,左手高举戒指,叩头如捣蒜:“请老祖处罚!”

    风雷树灵接过戒指,一脸鄙夷地对打铁佬说道:“不争气的东西,忘记了那个古老的传说吗?”

    打铁佬的脑海中“嗡”地一声,传出了父亲曾经说过的一件事:有个传说,必须记住,遇到拥有三王帝脉的人,就不顾一切地保护他!

    难道那个少年的血脉就是三王帝脉?

    猪婆姐不是说他的血脉是一种高贵的补品,对强化灵体大有好处吗?

    如果是三王帝脉的话,猪婆姐怎能下此毒手抢夺他的?难道她没有听说过那个古老的传说?

    以猪婆姐的修为,见识,不会不认识三王帝脉的!

    但是,风雷老祖是站在灵界巅峰的人,何等的尊严,绝不可能骗他!也没有必要骗他!

    多少年来,有多少灵界大能,想见风雷老祖,想在风雷老祖那里获取一份机缘,都没有成功。

    风雷老祖不是谁都能见的,连父亲也不知有多少万年没有见到他老人家了!

    他老人家就是灵界的至高无上的神!

    今天,竟然为了那个少年,来到铁匠铺,可见他对那个少年的重视!

    “老祖,吾该死!”打铁佬继续捣蒜,额头上早已鲜血淋漓,右臂也是血流如注,声音虚弱到了极点。

    风雷树灵冷哼一声,失去了踪迹。

    ......

    在恶人村与忽悠城之间,有一间养猪场,猪婆姐就是这养猪场的喂猪婆。

    她单臂夹着着钱凯鹭回到养猪场,顺手将钱凯鹭丢在猪圈内:“先养几天,肥了再杀!”

    把他当猪养?肥了就杀?

    太不给人尊严了!

    就算必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钱凯鹭叫道:“别做梦了,我绝食!”

    猪婆姐没有理他,走到一块巨大的石头面前,从身上拿出一把两米长的杀猪刀,在石头上磨了起来。

    一边磨,一边嘀咕道:“杀猪容易,只放血不杀人很难。”

    钱凯鹭忍不住问道:“只放血不杀人是什么意思?”

    “难道真是猪,这个都不懂?”猪婆姐鄙夷地看了钱凯鹭一眼,耐心地解释道,“吾的意思是,只放掉的血,但是不杀,就是吾的造血机!”

    想到钱凯鹭会成为造血机,猪婆姐忍不住惬意地笑了:有了造血机,不仅可以强化自己的灵体,让自己的斗战血脉变成三王帝脉,还可以出卖他的精血,让自己成为灵界的巨富,简直不要太爽了!

    “我绝食,说到做到!”钱凯鹭气愤至极。

    这时,一位白发老者飘进了养猪场。

    钱凯鹭一看,是风雷树灵到了!风雷树灵的手上拿着一个戒指,正是被打铁佬拿走的那个!显然,风雷树灵已经从打铁佬手中将戒指夺回来了!顿时大喜:“前辈救我!”

    不料猪婆姐见到风雷树灵来了,不仅不慌张,反而拿着正在磨的杀猪刀指着风雷树灵说道:“老杂毛,胆敢管吾的事,吾一刀砍了!”

    听到猪婆姐威胁风雷树灵,钱凯鹭一下就掉进了冰窟:看来这猪婆姐比风雷树灵还厉害,别指望风雷树灵救自己了!

    风雷树灵笑呵呵地喊了一声“猪婆姐!”正想说什么,就听猪婆姐一声怒吼:“才是姐!家都是姐!”

    风雷树灵:“......”

    猪婆姐:“明明这么老了,还好意思喊吾为姐!是不是认为自己还很帅?吾呸!比打铁佬差远了!”

    猪婆姐最讨厌比自己大的人喊自己为姐,因为她还很年轻,只有几十百来万岁而已。

    风雷树灵尴尬地一笑:“呵呵,这个、这个猪婆妹......”

    猪婆姐一对灯笼眼一翻:“谁是妹?这又老又丑的老杂毛,怎敢做吾的兄长?”

    “好好好!别生气!”风雷树灵连连摆手说道,“小猪婆——”

    “才是猪婆!家都是猪婆!”猪婆姐举着杀猪刀,大叫着刺向风雷树灵。

    风雷树灵闪过一旁,恼火道:“那到底要吾叫做什么?”

    “猪姑娘,叫猪姑娘不是很好吗?”猪婆姐脸一红,羞答答地咧着大嘴说道。

    钱凯鹭一阵反胃,差点把煎饼和馄饨都呕了出来,幸亏它们已经被消化了。

    风雷树灵生无可地说道:“猪姑娘,老朽此来是想与商量一件事。”

    猪婆姐:“有话就讲,有屁就放!三王帝脉的事,没的商量!”

    风雷树灵:“那真的不怕那个古老的传说吗?”

    猪婆姐:“难道怕?”

    风雷树灵:“吾怕!”

    猪婆姐:“怕还来吾这里打主意?”

    风雷树灵:“真不是来打主意的!吾是来送这个戒指的!”

    说毕,风雷树灵举着手中的空间戒指,走进猪圈,将戒指戴在钱凯鹭的右手中指上。

    猪婆姐拿着杀猪刀,紧紧跟随在后,见戒指已戴好,用杀猪刀指着风雷树灵,恶狠狠地问道:“还不走?”

    风雷树灵叹了一口气,对钱凯鹭说道:“小子,猪姑娘要养,就让她养吧!总比死了好!”

    说毕,朝钱凯鹭眨了眨眼睛,飘出了养猪场。

    确实,活着就有机会。

    ......

    转眼之间,就过去了半个月,钱凯鹭一共被放了三次血,计三万滴精血。

    不过,猪婆姐确实是一个喂养高手,尽管钱凯鹭失血三万滴,由于吃得好,灵体没有一点损伤,反而更加强健,境界也在不知不觉中提升到了灵境三重。

    另外,钱凯鹭还惊异地发现,在风雷树灵给他的那个空间戒指中,有一百滴精血,也就是当初风雷树灵拿走的那一百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百滴精血,在被空间戒指慢慢地吸收着,十五天过去,已经被吸收掉一大半,只剩下不足五十滴了。与此同时,空间戒指的储存空间也在慢慢扩大,已经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了。不仅如此,空间戒指中似乎也出现了一些生机,足球场大的坪中,好像有小草在萌芽。

    这样下去,是不是将来在空间戒指中,还可以储存活物?

    能储存活物的空间器具,简直是闻所未闻!

    真是让人期待啊!

    钱凯鹭不得不佩服自己血脉的强大,血液的无所不能!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那一百滴精血被空间戒指彻底吸收,空间戒指已经扩大到一平方公里那么大,里面不仅长出了小草小花,还有蝴蝶在飞。

    钱凯鹭偷偷地将猪圈里的一只巨大的肥猪收进空间戒指里,一小时后,将其放出来,发现肥猪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

    这足以说明,空间戒指里可以存储活物,甚至是活人也没有问题!

    继续让空间戒指成长下去!

    钱凯鹭刺破自己的手指,挤出一千滴精血放在空间戒指中,期盼着空间戒指给他进一步的惊喜!

    他不在乎这一千滴精血,因为猪婆姐给他的伙食太好了,亏了的血可以马上补回来!

    一个月后,钱凯鹭已经被猪婆姐从身上取走了十万滴血,装了满满的十大桶。

    此后,猪婆姐就再也没有放过他的血了,或许是因为伙食不变,又不需放血的原因,他的境界开始突飞猛进。

    半年后的一天,猪婆姐突然问他:“快到灵界九重圆满了吧?”

    钱凯鹭点点头。

    “答应吾两件事,就放走!”猪婆姐说道。

    钱凯鹭:“哪两件事?说说看!”

    猪婆姐:“第一件,搭个信给吾儿,叫他回来看看吾!第二件,别让吾儿饿着。”

    钱凯鹭:“的儿子叫什么名字?人在哪里?”

    猪婆姐强挤出两滴眼泪:“吾儿猪呆子,二十年前被一个吾打不过的假和尚拐走了,至今未归,不知流落了哪里。”

    钱凯鹭脑袋“轰”地一声,被猪婆姐说出的话炸晕了:“、说什么?猪呆子是的儿子?”

    猪婆姐两眼放光:“认识?”

    钱凯鹭:“岂止认识!他是我的结拜兄弟!排第三!我是他的老大!”

    猪婆姐勃然大怒:“说什么?是的结拜兄弟?只排第三?就凭他有这么年轻貌美的母亲,怎么也得排第一!吾警告,将来发现吾儿不是排第一,吾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说毕拿着杀猪刀在钱凯鹭眼前一晃。

    钱凯鹭后退两步,战战兢兢地说道:“没、没问题!”

    第二天,猪婆姐将一大堆食物放在钱凯鹭面前,对他说道:“突破到玄境就离开这里!”

    说毕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一会,背着大包小包出来了。

    “我走了!”

    钱凯鹭瞪大眼睛问道:“要去哪里?”

    猪婆姐猪脸通红地说道:“半年没见打铁佬了,吾去看看他!”

    钱凯鹭不可思议地瞪着她:“前辈慢走、慢走!”

    猪婆姐:“才是前辈!家都是前辈!叫我猪婆姐!”

    钱凯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