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钱开路 > 第一卷 九州大陆 第19章 是结拜吗?
    钱凯鹭却冷冷地说道:“转赠股份?谁信的鬼话?除非现在就把钱赔了!”

    猪呆子隔空一指,点醒了正在睡觉的李媛,对刘小灿说道:“快,去把周拔丕给我找回来!”

    刘小灿飞奔而去。

    李媛睁眼就看见了钱凯鹭,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扑向钱凯鹭,口中叫道:“凯鹭哥哥,救我!”

    钱凯鹭上前扶住李媛,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媛媛妹妹,没事了!”

    一会,刘小灿就带着周拔丕回到了豪华大包。

    “立即赔钱给她!”猪呆子指着靠在钱凯鹭身上的李媛,对周拔丕说道。

    “赔多少?”周拔丕问道。

    赔点钱无所谓,要是将周氏灵石贸易集团的股份弄丢了,进化岛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

    “打伤了她的父母,还抓了她,至少应该赔一千两银子吧?”猪呆子看着钱凯鹭说道。

    钱凯鹭心道,这肥猪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现在谁还把银子当钱用?

    他对周拔丕说道:“至少赔一个亿!”

    “至少赔一个亿!”猪呆子恶狠狠地对周拔丕说道。

    这个猪呆子根本不知道一个亿是多少钱,他以为只是比一千两银子多一点。

    钱凯鹭问李媛要了他的银行卡,递给周拔丕。

    周拔丕皱着眉头接过银行卡,在自己的银行卡上碰了一下,转了一亿块到李媛的卡上,然后将卡还给了钱凯鹭。

    钱凯鹭要李媛将卡收好,然后又要王恩送李媛下去,说马副局长和他的母亲在酒吧外面等。

    王恩送李媛下去了。

    钱凯鹭对猪呆子说道:“把这里的单买了,我们就去决斗!”

    “不,擂台还没有弄好,我们现在这里喝酒!”

    接着,猪呆子对刘小灿和周拔丕说道:“们还不去准备擂台?一小时后我要在擂台上与这金毛小子决斗!”

    两人匆匆走了。

    钱凯鹭皱眉说道:“我不会跟去擂台上打架,要打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那怎么行?没人的地方,我赢了谁知道?我的美人不就没了?不行,非在擂台上打不可!”猪呆子断然说道。

    钱凯鹭已经看出猪呆子是个转不过弯来的蠢货,只得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万一输了,美女不就更没了?不如先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架,如果我输了,再去擂台上打,大不了我再输一次!如果我赢了,那就不用去擂台上打了,就不会失面子,是不?”

    猪呆子一想也有道理:“那就先偷偷打一架?”

    钱凯鹭点点头。

    “去进化大楼楼顶?那里有战台,安静,没人敢去!”猪呆子说道。

    “进化大楼里谁说了算?”钱凯鹭问道。

    “当然是猴哥说了算!”

    “猴哥是谁?”

    “猴哥就是我大哥啊!”

    “大哥是谁?”

    “我大哥是谁都不知道?孙打架啊!”

    “孙打架?他还没有死?”

    “呸、呸、呸!我大哥怎么会死?谁能让他死?”

    “算了吧,上次在刘氏集团,我差点就把他打死了!”

    “什么?、就是把他打得没力气了的那个人?不是在吹牛吧?听说那个人很年轻,与我大哥打完架后就死了,太可惜了!要是他还没死的话,我倒是很想与他打一架!”猪呆子完不相信钱凯鹭的话。

    “......”

    钱凯鹭半天没做声,心道,报应怎么这么快?我刚说孙打架是不是死了,这呆子就说我死了,我草!

    “是不是心虚了?”见到钱凯鹭不做声,猪呆子咧着大嘴傻笑道。

    “孙打架现在在进化大楼吗?”钱凯鹭问道。

    “当然在,现在进化大楼他作主!”

    “那我们现在去进化大楼!”

    “好!爽快!”

    两人像一对久别的朋友,激动万分。

    猪呆子拉着钱凯鹭的手臂,身形一晃,两人同时失去影踪。

    留下王恩和刘宁两人相视苦笑,下去买了单,便开车朝进化大楼驰去。

    当他们的车子停靠在进化大楼前面的小型停车场时,钱凯鹭与猪呆子也到了进化大楼的门口。

    他们的凌空飞渡真快!王恩和刘宁自叹不如。

    这时,赵刚也驱车赶到了。

    三人叫住钱凯鹭,要一起进去。

    钱凯鹭问猪呆子:“可以吗?”

    猪呆子瞪了钱凯鹭一眼:“只要不怕出丑,就让他们跟着吧!”

    钱凯鹭撇嘴一笑:“输的一定是!”

    其实,钱凯鹭有些喜欢上猪呆子了,觉得这人本性不坏,憨厚真实,只是脑子缺少一根筋而已!可惜是进化岛的人,要不做朋友应该没有问题。

    “带我们进入进化集团的重地,不怕孙打架责骂吗?”钱凯鹭试着问道。

    “怕个鸟!大不了不干了,在九州大陆溜一圈就回家去!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猪呆子不以为然地说道。

    “的家在哪里?”

    猪呆子突然警觉起来:“想刺探这么重要的情报?”

    钱凯鹭心道,不呆嘛!

    “没有、没有!只是随便问问!”

    “其实告诉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必须做我的小弟,而且打架时不能比我差得太远!”

    “要是我打赢了,愿意做我的小弟吗?”

    猪呆子一摸脑袋:“这个倒是没有想过,不过打不过我的,就是孙打架也不敢说一定能打得过我!”

    “放屁!”一道瘦小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两人眼前,原来是孙打架来了!

    孙打架一把揪住猪呆子的耳朵说道:“呆子,竟敢说我老孙打不过?想翻天了?”

    猪呆子护住耳朵大叫道:“猴哥、猴哥,他M别老是扯我的耳朵,好吗?扯坏了我的耳朵,我就没人要了,也没有弟妹了!”

    孙打架松开猪呆子的耳朵,侧头看了一眼钱凯鹭说道:“竟敢来我们进化大楼?当我不存在吗?别以为上次我们打了个平手,就翘上天了!我告诉,上次我没有动用本命战兵,否则,早就化成齑粉了!哈哈哈哈!”说毕,他朝天哈哈大笑,笑得差点在地上打滚。

    猪呆子听了,一把抓住孙打架问道:“的意思是说,这金毛小子就是上次与打架的那人?”

    “难道不知道?”孙打架反问道。

    猪呆子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就敢与他打架?”

    “就是不知道才敢的,要是知道了......知道了我更要打!不打败他,我在顺丰城就不是最帅的!”

    “我都只能与他打成平手,觉得能赢他?我告诉,打架时不准使用战兵,特别是本命战兵,因为这栋楼受不起本命战兵的摧残!”

    猪呆子一愣,看着孙打架说道:“这样的话,那还与他打个鸟!我还想用这赢他呢!”说毕,拿出那黑黢黢的两齿耙头在钱凯鹭眼前一晃,又收了进去。

    钱凯鹭惊讶地问道:“这么大的粪耙头,是怎么藏在身上的,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上次我与那薛癫子打的时候,他也是突然就拿出一杆方天画戟来,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以为他会变戏法!”

    “怎么知道我的本命战兵叫做两齿粪耙?为何能隐藏在身体内?这就不懂了,们九州大陆没有......”

    “这呆子,给我住嘴!”孙打架对猪呆子厉声尖叫道。

    “不好意思,我忘了钱帅哥不是我们的兄弟,我们要对他保守秘密......对吧,猴哥?”

    孙打架懒得理睬猪呆子,问钱凯鹭:“们到底还打不打架?要是不打的话,我就请吃天下第一美食!”

    猪呆子一愣,眨着眼睛看了看孙打架,大声叫道:“有好吃的还打什么屁架?再说,钱帅哥这么帅,我也不想破他的相!”

    孙打架双眼一翻:“是怕钱帅哥破的相吧?”

    猪呆子怒道:“猴哥,到底是不是我的大哥?要不是的话,我就认钱帅哥做大哥了!”

    孙打架揪住猪呆子的耳朵:“敢!”

    钱凯鹭:“......”

    孙打架带着钱凯鹭、猪呆子、王恩、刘宁、赵刚来到楼顶。

    进化大楼的楼顶极为宽大,简直就像一大片未开发的平地!

    除了有三架飞行器停在大坪上面之外,就只有一间孤零零的平房立在一旁,其它什么也没有。

    钱凯鹭看了看大坪的四周和天空,说道:“防护搞得这么好,打架倒是蛮爽的!”说毕,看了看猪呆子。

    猪呆子双眼一瞪:“说好了是来吃东西的,不准打架!”

    孙打架带头往那间平房走去。

    大家进了平房之后,发现里面蛮宽大的,装修也很豪华。

    孙打架说道:“随便坐!”

    他走向一个大储柜前,打开储柜,拿出十几个椭圆形的金色水果,装在一个很大的盘子里,放在房中的大圆桌上,又拿出四个碟子,将金色水果分成四盘,每盘三个,正好把盘子里的水果部分完。然后再回到大储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些奇形怪状的水果来,摆在圆桌上。

    做完这些之后,孙打架对钱凯鹭说道:“和的三个朋友,每人先吃一个金色水果,然后去外面的战台上对着金属墙力轰出一掌,再回来吃第二个金色水果,吃完再出去轰一掌,再来吃第三个,再去轰一掌,记住,一定要用力。吃完轰完之后,我们再坐在这里吃剩下的小水果,再边吃边聊。放心,绝无恶意!”

    钱凯鹭下意识地看了猪呆子一眼,猪呆子咧嘴傻笑着点了点头。

    他不再犹豫,走到圆桌前,拿起一个金色水果就咬。一口下去,香溢满口,吞下之后,丹田气海开始翻动。吃完之后,感觉浑身真气乱窜,必须宣泄出来才痛快!于是来到外面数千米之外的战台上,对着前面厚达十米以上的金属墙力轰出一掌。

    轰出之后,身一轻,感觉对大毁灭掌的理解突然加深了,略一催动,便知已经到达第四重!

    再看看前面的金属墙,刚才这一掌,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掌印。

    这时,王恩他们三个也来到了战台上,钱凯鹭对他们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钱凯鹭回到平房中,二话不说吃下了第二个金色水果,出去轰了第二掌,回来时,大毁灭掌升到了第五重。

    吃完第三个,轰出第三掌,在金属墙上留下了一个半寸深的掌印,大毁灭掌升到第六重。

    回到平房,感觉自己的气息上升许多,显然,修为也提升不少,接近一个瓶颈了。

    见到钱凯鹭四人都轰完了第三掌回到了平房,孙打架说道:“我们去圆桌边吃边聊。”说毕,又从大储柜中拿出很多红酒来。

    一人满上一杯之后,孙打架举起杯子说道:“大家一起干完!”

    喝完第一杯,孙打架说道:“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兄弟了!”他看向钱凯鹭四人,接着说道,“吃了我的黄金灵果,喝了我的血灵酒,就是我的兄弟!我们以修为论大小,钱凯鹭修为最高,为老大,我第二,为老二,呆子第三,为老三,王恩第四,为老四,刘宁第五,为老五,赵刚第六,为老六!今后,我们同生共死,永不相互背叛!”

    钱凯鹭四人听得目瞪口呆!

    是结拜吗?这样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