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修真小说 > 天地生吾有意无 > 第185章 缘来是你
    话说小舞逃开后,就径直去了辟雍。

    辟雍坐落在王宫东南的一处院落内,小舞拿着周旦给的一块牌子,出示给看护的守卫,说是给周公送书简,就顺利进入了辟雍。

    该处不是真正的辟雍,是为了王家子弟安方便,而开设的分处,主要以传道授业为主,真正的辟雍在城郊五十里外,习学“六艺”等实地演练时,学员们才会去那里。

    进入辟雍院内,小舞四处打量,见院内只有一座很朴素的大殿,殿前是青石板的场地,板缝间隙,长着绿绒绒的青草,像是给青石镶了花边,殿后和院墙边周围,环绕着一些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正吐着深浅不一嫩叶的绿树。

    辟雍环境简单清爽,却有着令小舞肃然起敬的肃穆,神圣庄严,不自觉伸手正了正衣冠,端正了举止。

    最吸引小舞的,是一道厚重雄浑的声音,正领着一些清脆的声音在朗读,小舞第一次觉得,琅琅读书声是那么好听,韵味十足、洋洋盈耳。

    来的有些早,公爷还没有到,小舞就寻了学殿侧面的一棵大树下驻足。

    之所以选这里,是因可以看清大门口的情景,公爷一进院,就能立马发现,最关键的是,在这可以很清楚地听见讲课,透过半开的窗子,踮起脚尖,还能看见殿内的情况。

    “好!先到这,都休息一会吧”

    听到苍老的声音说完,殿内顿时喧嚣起来。

    小舞好奇,从敞开的窗子,向里面张望,见每个着华美衣袍的公子身边,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两三个寺人或家仆,正嘘寒问暖地侍候着笔墨和茶点。

    一个临窗的绿袍贵公子突然转头,望向窗外,与小舞的目光正撞到一处,二人都愣怔住,显然认出了对方。

    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个绿袍贵公子就是小侯爷周锦年。

    小舞自卖自身那日,因怕别人说自己冤大头,周锦年一时耍了小聪明,为了省根本不在乎的五十钱,被周旦抢先买走了小舞,犹如被大众“啪啪”打脸,他差点把肠子悔青。

    起初,周锦年没想着要买小舞,见要买笛谱的好友隽音,被小舞直接轻视,他气不公,就想治治小舞的傲气,后来觉得这女孩挺与众不同,真心想买时,却因一念之差,失之交臂。

    见小舞低头要溜,周锦年手抚窗口,一腾身,动作干净利索地从窗内跳出,“噗”地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好不容易……才逮到你,想跑,没门!”

    窗口一胖一瘦的两张脸,急切地向外望,掂量下身份,没敢也跟着从窗口跳出来,一同消失,不一会儿,跌跌撞撞都出现在二人面前。

    小舞不想也不敢惹事,晃了两下肩膀,却没能摆脱周锦年的手。

    胖仆从用手指指着小舞,满脸诧异,“咦?……这不是,自卖自身的那个?……”。

    上下打量一下小舞,瘦仆从下了结论,“就是她!惊了小侯爷马的……也是她,你不是……,你?怎么穿着寺人……?”。

    扫见周锦年警示的眼神,瘦仆从很机灵,把差点说出小舞是女的话,给硬硬收了回去。

    此刻,抓人的周锦年和被抓小舞,正大眼瞪小眼,直视着对方对峙,眼中都有怒气和意味不明的情绪,但更多的是尴尬,一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对突然有人跳窗,还是引来不少目光,齐刷刷都看过来,不少人发现热闹,也都围拢过来。

    “大胆贱奴!见了小侯爷,竟敢不行礼?”

    瘦仆从尖叫了一声,让小舞激灵一下反应过来,大力一甩,挣脱周锦年的手,双膝跪下并爬伏在地,借以躲避众人探寻的目光。

    她不想惹人注意,若被发现她是个假寺人,可能会给自己,或许还会给周公惹事。

    也不知道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意外再见到一念之差而错失的小舞,周锦年嘴角抽动了两下,吞吞吐吐开口。

    “哎!你,你……你那笛谱,有人还在寻,限你五日,在这里……乖乖交出来”

    胖仆从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对小舞指指点点,大声威胁,“小侯爷,能看上……你这贱奴的东西,那是你的造化,敢违拗,定有你的好看”。

    “是!小贱奴,敢不遵从,小爷……定饶不了你”

    “教训下人,本公……还能忙过来,就不劳……小侯爷操心了”

    突然听见周旦的声音,声音虽然很冷硬,却让小舞感到很安心。

    其实,小舞并不是害怕,心里清楚能来这里求学的,都是王家及少量贵胄的子弟,哪一个都不好惹,她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

    况且在这神圣的地方,能听听讲课,是她最梦寐以求的,不惹人注意才是上上策。

    “起来吧”

    周旦温和的声音,在小舞耳畔轻声响起,一只白皙的大手,拉着自己的手臂往上提拉,二人目光相遇,只一瞬,周旦眸中的柔情一览无余。

    柔情脉脉的眼波,显然不是对奴婢该有的神色。

    这一幕入了周锦年的眼,没来头地瞬间感觉心里不得劲,想到周旦如当众如打他耳光一般,将小姑娘强行买走的耻辱,此时又再次当众挑战他,周锦年不由气从心中起。

    小舞被买走之后,周锦年就让胖子阿福跟着打探消息,当日就知道,小姑娘是被周旦买回了宫,后来又听说,她被放到身边贴身伺候。

    周锦年不想惹一板一眼、死心眼的周旦,因为他现在很得周大王的器重,心中有不悦也不得不放下,一来二去,也渐渐忘记了,没想到在辟雍,竟又意外再碰上。

    周锦年脸色明显不悦,眼中噙着恼怒,装作若无其事般,阴阳怪气地痞气开口。

    “呦,公爷,原来……这是你的贱奴呀,我,只是替朋友问问……买笛谱的事,我忙的很,哪有时间……管别的破事?千万可别误会啦”。

    周锦年本是周旦的表哥,从小就跟着太后的祖母,在宫中长大,搬出宫外也就一年。

    在王宫中,周锦年一直和周旦的三哥周鲜和五弟周度最投脾气,三人从小就是好玩伴,他们一致不喜欢周旦。

    周旦从小不是读书,就是摆弄各种乐器,整日道貌岸然的酸样子,极是讨人厌,根本就是个路人,最可气的是,因其博学多才,被两朝周大王树为众王家子弟,学习效仿的楷模。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周旦的出色,让绝大多数贪玩的王家子弟们,常被冠上玩物丧志的标签,可没少被数落挨训,所以,大家就更厌烦周旦,当他如狗屎一般,没人愿意搭理他。

    周旦的五弟周度也在现场,见一个犯横,一个犯倔,忙出来打圆场。

    “嗨,四哥,表哥,都是误会,哦,快开课了,都快进吧,哎……都散了散了”

    “好,都上课吧”

    周旦脸色缓和下来,说完,转脸看向小舞,眼神如融化的蜜糖一样黏腻,伸手去拿小舞手中的书简。

    “书简……你,在这等着,一会一起回”

    小舞毕恭毕敬,双手递上书简,低声应着,“是,公爷”。

    周旦甜腻的目光,让周锦年心里更堵的厉害,好想直接揍人,但又知道不能,气的握紧起拳头。

    周度走近,拉着臭着脸的周锦年,跟着围观的众人,向殿内走去。

    真是受不了!

    小舞架不住,坐在窗口的周锦年带着恼羞成怒,好似要凌迟了她的眼刀,一眼一眼剜她,选择躲在树后,背对着窗口低头听讲,一会儿,便随着老夫子的讲解,物我两忘。

    夜晚的万花楼,灯红酒绿,欢声浪语。

    周锦年召集了几个朋友,在一间修饰华美的屋内,正把酒嚎饮,有四个着薄纱的浓艳女子,正跳着香艳的舞蹈。

    周锦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身侧的两个妩媚美人百般殷勤,正娇笑软语地劝酒。

    刚被身旁美人灌了一杯酒的隽音,抬头看了看上座的周锦年,开口,“哎,我说锦年,你今怎么啦?看起来不开心吗?谁惹你了?”。

    周锦年没好气地推了一把,已半趴在身上的美人,糗着一张脸,灌了自己一杯酒,讪讪回话。

    “还不是……那个周旦,他今日……唉!不说了,我今日在宫里,见到那……吹笛的小姑娘了”

    “真的!”

    隽音顿时失态,手忙脚乱,一下打翻美人手中的酒,酒洒了他一身,也无心顾及,眼带期待地望着周锦年。

    一个白胖胖地纨绔子弟,插话问:“自卖自身的那个?”。

    周锦年恹恹地回答,“嗯,是她”。

    孙二娘端着一盘菜进来,满脸带着讨好奉承的笑,“小侯爷和几位公子,大家觉得……今日的菜如何?”。

    下坐一个蓝袍公子,脸带谄媚,抢着开口,“很好!色香味俱啊”。

    “好,那就多吃点,做这菜的,可是从天歌城……新弄来的厨子,那可是做过大宴的”

    白胖子砸吧着嘴,喜笑颜开,“嗯,不错!不错!那里,果然比我们这兴隆……会吃、也懂吃的很呐”。

    一个脸色苍白,眼下一道青痕的瘦弱贵公子,嬉皮笑脸地搭话。

    “二娘,什么时候,从那也弄几个绝色的美人回来,让爷们也换换口味”

    他的话,引来一阵迎合的哄笑声。

    “好好好,会让公子们……越来越满意的”

    孙二娘满脸堆笑,一边答着话,一边向姬锦年走去。

    见大家都打岔,隽音从起初的兴奋,变得有些沮丧,两首如天籁之音的笛乐,让他一想起来就心痒难耐,再一想到在王宫,脸上不觉挂上担忧。

    “锦年,你见到那小姑娘,终于又可以商量……买笛谱的事了。我没法进宫,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见周锦年没有吱声,隽音满脸的灰心丧气。

    “唉!早知道,她那么快……就被公爷买走,我之前……就该狠狠心,先买了她,真后悔呀!要是能再听一次那笛声……该有多好?”

    脸色苍白的贵公子看见隽音的失落,一挥衣袖,很有经验地给他出主意。

    “隽音,这还不简单嘛,别忘了,奴隶是可以赎身的。都说此生以奴隶身份死掉,再托生……就直接生而为奴的。”

    “那又如何?”

    “如何?奴隶们活着,一门心事想的就是,在死之前摆脱奴籍,为此,你让他们做啥事,都会心甘情愿。你们想呀,那小姑娘的爹……根本没能力帮她赎身,要赎身……就只能靠她自己。”

    周锦年没好气插话,“别啰嗦,说正题”。

    “正题就是,赎身需要什么?嘿嘿,当然是钱喽,花点钱买那笛谱……还是难事吗?”

    白胖子也插话进来,“明海,你说的,花钱买笛谱有可能,但赎身就不一定了”

    叫明海的公子反问,“三胖,你何来此话?”。

    “你想想么,那日,周公问都没问,让人直接就买下小姑娘,周公可是个爱乐之人,有这么个知音在身边,你觉得他会同意……让她赎身吗?”

    “你说的,有些道理,那怎么办好?“

    “我觉得吧,锦年直接进宫求太后,要了那小姑娘,周旦再不舍得,敢不同意?哦,倘若问起理由,就说……想学吹笛,若太后不信,就让小姑娘给吹上一曲,太后最疼锦年,定会应允的”

    “三胖,你这主意不错,小姑娘那双眼睛……长的着实美,锦年要回去,正好……开个花苞,嘿嘿嘿,好!一举两得喽。哼哼,转来转去,那小姑娘终究还是,咱小侯爷的囊中之物”

    明海嘿嘿淫笑着,说完,就嬉皮笑脸地和身边美人逗闹到一处。

    给周锦年添了新茶,孙二娘低声提醒,“小侯爷,喝口茶吧,公子命令二娘,多提醒小侯爷……要少饮酒,也少和姑娘混在一起,小侯爷还在长身体,一些事……要适可而止”。

    气恼地瞥了一眼孙二娘,周锦年不满道:“二娘,别老拿我哥压我,要管我……让他自己来,对了,我哥又去哪了?有几日没见他了”。

    “哦,公子去外地……忙生意了,这兵荒马乱的,还真是让人担心”

    周锦年喝了口热茶,嘴里兀自嘟囔着,“他就是……钻钱眼里了,只知道赚钱赚钱,也不知帮父亲……分担些正事”。

    “小侯爷,做什么都需要钱呀,大公子做的……可都是正事”

    周锦年已很不耐烦,“好了,我会知道深浅的,二娘,你也认识那个小姑娘,你说说……三胖的主意如何?”。

    孙二娘敛眸,沉思一下,“小侯爷,那小姑娘……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但毕竟是周公亲买的奴隶,还是别去惹事”。

    周锦年肝火顿起,愤愤不平道:“哼!他,就一个酸腐书生,有什么了不起?敢当众羞辱小爷,怎能咽下这口气?轻易就善罢甘休?”。

    明海呷了一口酒,插话进来分析,“就是嘛,现在谈放弃,未免为时太早吧。周大王越欣赏周公,管公和蔡公等众人……就越讨厌他,加上他迟迟不肯答复,大王欲指婚的元帅之女,大王怕是已心生不满,等着吧,他不会有好果子的”。

    一直蹙着眉头,着蓝锦袍的公子插话,“那可不一定,说不上大王,会改指婚给别的公爷呐?”。

    “不可能,大王已经……,嗨,反正,轮不到他……为所欲为的。好了,咱们不谈这些恼人的事了,来,喝酒喝酒”

    周锦年也跟着插话,看到孙二娘提示的眼光,也觉得有些失言,欲言又止后,岔开敏感的话题。

    一直闷闷不乐的隽音,开口,“唉!只是想买个琴谱,怎就会得罪周公?”。

    三胖挥着白胖的手,应和着,“是呀,一个贱奴,实在不值得……想的太复杂”。

    周锦年重又抖擞起精神,“得了,不聊这个,来来来,咱们喝酒,不醉不归,二娘,再给上些酒,也再换个带劲的歌舞上来”。

    推杯换盏,莺啼燕舞。

    周锦年和众纨绔们,继续着纸醉金迷的歌舞盛宴。

    孙二娘无奈地叹气,摇着头离开,这个小侯爷连自己的老板,他大哥周锦绣都不怕,又怎会听她的劝告?

    话说,周锦年的大哥周锦绣,是西平侯周仓庶出的长子,虽非一母同胞,但他对周锦年却疼爱非常,在丰京边做生意,边陪伴照顾他。

    周锦绣生意遍布多个行当,都做的风生水起,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暗中替父亲打探消息,万花楼就是他笼络权贵,探听消息的掩护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