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农家绣娘 > 第二十一章
    林织云觉得自己是个败家的,每次领了钱之后就会花去不少,这回更是如此。她不仅又买了很多布匹和丝线,还买了不少零嘴回去。想着何氏喜欢吃鸡蛋,她还买了一只公鸡两只母鸡和一窝小鸡仔。反正何氏闲不下来,给她找点事做也好。

    沈君川见状又道:“反正我们已经买了菜地,不如再买些种子回去?我看娘挺想念她在沈家料理的那块菜地。”

    林织云于是又买了不少菜种回去,看到狗崽的时候也顺便买了一对回去,打算养来看家。毕竟沈君川也不可能一直都待家里,一窝子女人还是得养条狗才能安心些。

    由于买的东西太多,林织云还专门雇了一辆牛车,停在了杜家附近。

    沈君川无奈道:“反正杜家你也来过许多次了,你把那几本书还有给杜先生的东西都拿进去,我在这儿看着。”

    原本是林织云想看着牛车的,但沈君川觉得她一个弱女子不方便,何况她生得又招人,还是自己看着安些。

    “可是杜夫子校对会不会很久?让你一个人等那么久是不是不太好?”林织云犹豫道。

    “这有什么?正好我今日多带了一本书出来,我坐这看书就是,你快进去吧。”

    林织云见他真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来,这才背着大包小包地进杜家了。因为这回她得的钱多,给杜家买的东西也比从前多了三成,抱进去的时候还把杜夫人吓了一跳。

    “怎么又买了这么多东西?再这样,以后我都不敢让你们夫妻登门了。”杜夫人无奈道,“今天静流怎么没来?往日你们夫妻二人不都是形影不离的吗?”

    “夫人又打趣我,我与相公只是来县城的时候时常结伴罢了,哪就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林织云抱着东西进门后才道,“相公在外面等着呢,今儿我们添置了不少东西,拿不下只好雇了辆牛车。相公不放心那车夫,便在外头看着。”

    “这是买了多少东西啊?你们小两口这是发财了?”杜夫人惊讶道,“快进来吧,我让老杜快点校对,免得让静流多等。”

    杜夫人年轻时也算他们县里小有名气的才女,嫁给杜夫子后夫妻二人琴瑟和鸣,十分相得,对杜夫子喜爱的学生也十分慈爱。因此每回林织云夫妇二人过来的时候,杜夫人都是这般热情又温柔,叫人心里慰贴。

    杜夫子见了那大包小包的东西也觉得日后不好再让他们夫妇二人上门了,不然他都觉得自己是个贪婪爱收礼的无良夫子了。

    林织云笑道:“日后也不会这样频繁地过来了,相公说这是最后两本了。”

    杜夫子点头道:“不错,静流之前就与我说过这事。那些书原本就是林夫子留给自己女儿女婿的,静流的做法并不算错,我也同意了的。”

    “这些日子也多谢杜夫子照顾了,日后逢年过节我们夫妻二人只怕还要上门叨扰,还望夫子与夫人不要嫌弃。”林织云又笑道。

    一旁的杜念画连忙道:“爹爹怎么会嫌弃沈大哥和沈嫂子呢?每回你们过来以后,爹爹都能乐一天呢!”

    杜念诗则拉着林织云的手不舍道:“日后只有逢年过节才过来吗?我和妹妹都舍不得嫂子呢。”

    杜家两个姑娘是真的很喜欢林织云,她们自从摸清林织云夫妇二人上门的规律后,每到这一天她们俩都不出门,专门在家等着呢。她们听说当年林夫子留下了整整一大箱书呢,还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再过一年,谁想到这才过来不到两个月呢?

    林织云笑道:“日后若是做出了新的绢花,我会再送过来的。你们俩若是真的想我了,去乡下看我也行。”

    林织云就是随口一说,绢花她是会送的,但她不觉得这两位娇小姐真能去乡下找她。杜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杜家两位姑娘自打出生起在住镇上,哪里受得了乡下的环境?

    念着沈君川还站在门口等着,杜夫子这一回确实校对得飞快。他信得过沈君川的人品,因此只是大略地翻一本,就将原本还给林织云。

    “回去吧,静流的人品我信得过。日后他还要复学吧?量他也不敢糊弄骗我。”杜夫子半开玩笑道,毕竟沈君川还有一份书是抄给他的,肯定不至于乱来。

    杜夫子这样信任沈君川,令林织云十分感激,走之前还跟杜夫子夫妇二人行了个礼。她出去得这样快,沈君川也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露出了一抹笑意。

    “看来杜夫子还挺信任我。”沈君川笑道。

    林织云也笑道:“你这样好,杜夫子自然信你。”

    “我很好吗?怕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沈君川笑道,“大多数人提起我想到的都是混不吝的,也就你觉得我好。”

    他小时候也是个人人夸的,可自从他爹死后,就再也没有人夸过他了。因为他忽然倾家荡产又没了爹,从前羡慕或是嫉妒他的人都开始嘲笑他,讽刺他。他受不了他们落井下石的面孔,慢慢就成了今天的模样,任谁见了都要骂一句混不吝的,唯有她看他时的目光始终与别人不同。

    不过那时候她也不知道救了她的人叫沈君川,与别人不同很正常。

    林织云笑道:“我一直都觉得你很好啊,我记得小时候你和徐秀才经常会来我家请教我爹问题。徐博闻每回都是空手而来,而你则每次都会给我爹带点东西,还会给我带零嘴,给我娘带布头。”

    沈君川笑道:“那个时候沈家有钱徐家困难,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林织云摇头:“并不只是如此,你还会关心我爹的身体,会说出他是否哪里不舒服,会催他去看大夫。徐秀才每回都是问一句林叔近来可好,林叔保重身体,话说得客气,并听不出多少关怀。”

    沈君川倒是没注意这些,他只记得自己从小就不喜欢徐博闻,也说不出为什么。

    林织云又道:“我被人调戏欺负的时候,哪怕对方人多相公也要为我出头,后来被打伤了腿也毫无怨怼。我当时不知道相公身份,只觉得这人真好。”

    “我那是认出你了,林先生从前对我不错,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独女出事。”

    林织云笑道:“倘若当时路过的是徐秀才,哪怕认出我了,恐怕也不敢出手。我爹对你,只是一个夫子对学生的关怀,这样的学生他有几十个,未曾有过特殊对待。可我爹对徐秀才,那是当成自己儿子在照顾的。然而你处处记着我爹的好,徐秀才却不管不顾了。所以相公真的很好,只是相公习惯了用这副态度对人,竟然听不得别人夸你好了?”

    沈君川忍不住掐了一把林织云的脸道:“什么好不好的,也不知羞。”

    林织云笑得更欢,心想她相公一定是知羞了才不好意思的。在她看来,沈君川虽然时常表现得凶狠,可那也是为了活下去。他本是个仁义正直之人,就算日子艰难,也依然保持着心里最初的那点柔软,所以他才会对自己好。

    回去以后何氏看到那么多东西也吓了一跳,听到林织云还要给自己做衣服连忙摆手拒绝。

    “不用了不用了,你也看到了,我那儿还有两箱衣服呢,怎么都够穿的,不用再做了。”

    林织云笑道:“娘曾经有多少衣服那是公爹的心意,如今我要做的是我的心意,娘可不能拦着我孝敬您啊!”

    何氏摇头道:“你还是先给自己做一身吧,你来的时候除了嫁衣身上什么都没有。我那些衣服终究不适合你们小姑娘穿。”

    “娘放心吧,我漏了谁的都不可能漏了自己的呀。你看这匹海棠红的棉布就是我给自己买的,够鲜亮了吧?”林织云拿出那匹布笑道,“这匹布长,我打算给自己做一身衣服以后,再用剩下的给瑶儿做条裙子。瑶儿喜欢什么样的裙子,褶裙、马面裙还是留仙裙?”

    沈君瑶连忙道:“我自己也是能做衣裳的,嫂子愿意送我新布我就很满足了,哪能让嫂子给我做衣服呢?”

    嫂子这双手是用来赚钱的呀!沈君瑶真觉得自己的衣服不能劳烦嫂子,不然得占用嫂子多少时间?

    林织云笑道:“我上次绣的那身嫁衣卖了不少银子,够我们家盖个新房并花用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我先紧着自己家的事吧,钱等没了再赚就是。”

    给自己家里人做衣裳其实用不到太复杂的刺绣,毕竟在乡下不宜太招摇。林织云觉得自己的安排十分合理,接下去的两个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盖新房,除此之外就是给他们家里每人都先做一身衣裳,沈君川衣裳少,得做两身才成。

    不过这两个月里家里也不至于完没有进项,沈君瑶还可以继续编手绳做绢花呀!她要是做完衣裳以后时间还宽裕的话,就可以继续绣嫁衣。不过这一回的嫁衣不用那么费工夫,之前那身是为了县里的有钱人特意准备的,普通人买不起那样贵的,但是与其相似却略差些的未必不会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