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武汉封城季 > 第二十五章:程爽“千里走单骑”
    大年三十,方光明的哥哥方学明、嫂子忙了一个下午,大鱼大肉弄了10几个好菜,在自家堂屋里,满满当当摆了一大桌。当地有吃“年夜饭”的习俗,晚餐才是过年的“大餐”。

    方学明一家四口,一儿一女都已长大成人,老大是女儿,在北京上大学,老二在县城中学读高二,成绩挺不错。

    饭菜端上桌后,一家子都上了桌。老母亲坐在面对大门的主位上,让程爽坐在母亲的右手边,以示对远方客人的尊重。

    开餐前,方学明将事先挂在门口竹竿上的一长串鞭炮点燃,噼噼啪啪炸得山响。方学明的儿子则点燃地上的一纸箱冲天礼花,在屋外的夜空五彩缤纷地绽放。

    此时,整个村子到处燃放着鞭炮和礼花,过年的热闹气氛也一下被点燃。虽然城里新冠肺炎疫情严重,但农村人口稀少,加之村里严控外来人进村,所以当地没有人被病毒感染。与往年相比,过年的气氛依然浓烈,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放完鞭炮和礼花,年夜饭正式开始,方学明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动情地说:“今天是新春佳节,祝愿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平平安安!祝愿老娘天天开心,健康长寿!”

    大家一同站了起来,彼此碰杯,相互祝福,恭贺新年。

    程爽也端起一杯红酒,走到老母亲身旁,给她敬酒:“妈妈,明天就开始新的一年了,我代表光明和我们全家,祝愿您老人家新年快乐,永远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老人开心道:“好,好,你们也新年快乐!哎,要是这次光明和我宝贝孙女也一起回来就好啦!”

    “娘,光明当厂长,不容易啊!现在武汉疫情这么严重,全厂职工都指望着他呢,哪里脱得开身呀。他特意委托弟媳爽爽,千里迢迢从武汉赶过来,与我们一起过年,也挺好嘛!”方学明赶紧宽慰道。

    正说着,中央台新闻联播开始了。从电视上看到,许多军队医院的医生正在紧急集结,奔赴武汉,场面震撼,令人动容。

    电视播音员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各军医大学医院,积极响应党和国家号召,听从中央军委命令,抽调精兵强将,组成医疗队,大年除夕连夜出征,火速驰援武汉。医者仁心,大爱无疆,他们是最美‘逆行者’……”

    请战书上,一枚枚鲜红的指印,如同一朵朵绽放的红梅,在寒夜里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晚上躺在床上,程爽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军队医务工作者火速集结、千里驰援武汉的画面,一副副定格在她的脑海里。一种无形的巨大力量,撞击着她的胸膛。

    她想:面对疫情,这些军队医务人员,千里驰援武汉,我也是一名医护工作者,也应该冲在最前线,怎能安心在这里休年休假呢?不行,我明天必须赶回武汉去!

    可是,武汉1月23日已经“封城”,所有离汉、入汉通道都已关闭,从这里到武汉的所有公共交通都已停运。这里的村子为了不让外人进来,所有进村公路都已被挖断,或被障碍物堵死了,自己的小车根本无法出村。该怎么办呢?

    夜已深沉,程爽思来想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把两只手交叉枕在头底下,合着眼睛发呆。突然,窗外一阵寒风袭来,她打了一个愣怔,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窗户,还是满屋子黑暗。她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凌晨三点了。她心上很烦乱,冷孤丁地坐起来,用手捋了一下蓬乱的头发,摇着脑袋看了看窗外的暗云。

    “对,既然汽车去不了,干脆就找大哥借一辆自行车,明天上午就出发,骑上自行车回武汉!”

    想法确定后,她的内心反倒平静下来了。她静静地躺着,慢慢变得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睡着了……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程爽闹醒。她连忙坐起来,一看早上七点了。她马上跟大哥方学明打电话,告知自己准备骑车回武汉的想法,请他帮忙借一辆自行车给她。

    “啊?你骑车回武汉?”方学明一听懵了圈,他惊叹道:“从我们这里到武汉,有四百多公里路程。爽爽,你不是开玩笑吧?”

    “大哥,不是开玩笑,我今天必须赶回武汉,医院现在很需要我!现在许多外地医护人员都在支援武汉,作为本土的医务工作者,我更要冲上前去,与它们一起战斗。现在交通到处都中断了,我反复想了很久,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方学明叹息道:“哎,自行车我家里倒是有,可是,从这里到武汉,一路上要骑三四天才行啊,你哪能吃得了这个苦呀!”

    “大哥,请相信我,我能行!”

    说服大哥大嫂和老母亲后,程爽立即跟方学明到当地卫生院,开具了电子版返岗证明。又到村里反复解释,再骑车十几公里到乡政府,开具了乡镇一级通行证明。

    临行前,方光明的母亲紧紧抓住程爽的手,老泪纵横地说:“闺女呀,这么大老远,你骑车回去,要遭多大的罪呀!”。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程爽也一下热泪盈眶,哽咽道:“妈,您不用为我担心。现在到处都封路了,也没有车可以坐,我骑车去,骑一段少一段!”。

    她将自己的小轿车和行李,交付给大哥家保管,自己背上一个旅行包,带上够两三天吃的饼干、泡面和桔子,两件换洗衣服,一件塑料雨衣,跨上自行车,与大家挥手告别后,就从荆州市公安县临江乡小河村出发,开始了“说走就走”的艰难逆行之旅。

    这是一辆老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座椅都已经磨出铆钉,骑着很不舒服,但现在没有选择,它就是唯一可用的交通工具了。

    程爽打开手机导航,现在高速公路都已封闭,她只能先骑车到达公安县城,再上318国道向潜江骑行。

    从方光明老家到公安县城,一路都是崎岖的小公路,很多地方陡峭不平,颠簸厉害。程爽好多年没骑过自行车了,没骑多久,就感觉膝盖开始有点疼。但她顾不上,只管一路骑行,争取天黑前赶到公安县城。

    为了不让自己路上太过寂寞,她戴上耳机,沿途听着手机播放的音乐和歌曲,打发路上无聊的时光。

    25日大年初一,沿途所有商店、饭店都已关门歇业。饿了,她就吃几块饼干;渴了,就吃几瓣橘子。实在骑不动了,就停下来,靠到路旁歇一歇。从上午10点开始出发,到下午五点四十分,她终于骑行到了公安县城。

    此时,已近傍晚,县城所有的旅馆都是关门闭户的,晚上到哪里去住宿呢?

    正当她在为此犯愁时,大哥方学明打来电话,告知她有个远房亲戚住在县城,他已打电话联系好了,并给她发了卫星定位,让她赶快到那亲戚家去。

    程爽顿感“柳暗花明”、豁然开朗,连忙向大哥道谢。并按照卫星定位和手机导航,又骑行了半个多小时,才疲惫不堪地找到了那位亲戚的家。

    亲戚一家人听说程爽要骑车去武汉,都为这位“不速之客”的壮举所震撼,也为她这种不畏艰难、逆行征战的精神所感动。赶紧给她端来好饭好菜招待,让她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宿安稳觉。

    26日大年初二,程爽一大早就起了床,洗漱完毕,简单吃过一碗面条,她就告别这家亲戚,立马启程继续赶路。

    从公安县城出发,沿着318国道向前骑行不久,阴沉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濛濛细雨。程爽赶快停下自行车,从背包中掏出塑料雨衣套上,喝了几口亲戚家送的矿泉水,又马不停蹄继续向前赶,争取天黑前赶到下一站——湖北潜江市。

    雨开始越下越大,雨点借势凛冽的寒风,不时往脖子里钻,使她感到一阵阵刺骨的寒意。

    风雨中艰难骑行,蹬车的腿脚显得越来越沉重,每蹬踏一脚,都要付出很大的力气。尽管如此,程爽却一路不敢有丝毫懈怠——如果不在天黑前赶到潜江市,那她今晚真有可能露宿街头了。

    寒风呼啸,雨丝飘飘,风雨吹得人睁不开眼,额前飘忽的发丝,被雨水蒙得满脸都是,痒痒的,非常难受。程爽双手紧握自行车把手,根本顾不上擦拭脸上的雨水和发丝。

    当她骑车到一个比较陡的下坡时,突然,自行车前胎压上了路中的一个石块。“完了!”程爽大叫一声,来不及躲闪和避让,自行车顿时东扭西拐,一下冲进了路旁的泥沟里,将程爽摔向两米开外,重重地落在一个土堆上。

    程爽一下动弹不得,任凭风吹雨淋。过了好一阵,她才挣扎着慢慢爬起来,拍拍雨衣和裤腿上满身的污泥,看着自己被淋成落汤鸡的惨状,她情不自禁嚎啕大哭。

    伤心了好一阵,她停住哭泣,活动了一下四肢,除了手背上有些擦伤,感觉身体并无大碍。她心里感到万分庆幸,连忙将自行车扶起,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和泪水,骑上车,继续向前赶路。

    经过一整天的艰难跋涉,下午五点半钟,她终于骑到了潜江市。

    此时正值新年,又是疫情肆虐的非常时期,街上异常冷清,所有临街铺面都是卷闸门紧闭。她沿街找了几家旅馆、饭店,全都关门歇业。

    此时的程爽,已是精疲力竭,饥寒交迫。晚上到哪里去住宿呢?她真的犯了难。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打着伞、戴着口罩从她身旁走过。程爽眼睛一亮,赶快对那女人喊道:“大姐,大姐,请您帮帮我!”

    那女人听到有人唤她,赶忙回头一看,惊叫道:“哎呀,你这时怎么了?怎么满身是泥呀?”

    程爽说:“大姐,我是武汉龙渊潭的护士,现在武汉疫情很严重,我想赶回去上班。昨天上午从公安县的乡下出发,骑车骑了两天才到这里。现在所有旅馆都关了门,恳请您帮忙,看能不能帮我联系一家宾馆住下来?”

    那女人深受感动,爽快地说:“没问题,我妹妹家就是开旅馆的,我正好要去她家呢,你快跟我走吧!”

    程爽紧缩的心一下舒张开来,高兴地说:“那太好了,今天多亏碰到大姐您啊,我真是遇上贵人了!”

    在宾馆住下后,程爽赶紧冲了一盒泡面,风卷残云似的狼吞虎咽后,她洗了一个热水澡,将脏衣服脱下来,换上干净衣服,然后往床上一躺,立马就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

    27日大年初三,大清早,程爽又骑车出发了。借助手机导航,她继续沿着国道向武汉方向骑奔。

    昨晚总算风听雨住了,今天是个多云天气。没有风吹雨淋,程爽感觉比昨天幸福多了。

    上午在国道上又骑三个多小时,一路上很少看到车辆和行人。连续骑了两天半,程爽感觉疲惫至极,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每骑上一段,都感到十分艰难。

    她在路边停下来,坐在路旁的石敦上休息。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她感觉很饥饿,便赶忙掏出干粮,和着矿泉水,吃得很香甜。

    此刻,程爽感觉自己已经精疲力竭,实在是骑不动了,她想,要是能坐上汽车回去,那该多好啊!

    她抬头一望,只见一辆大卡车正从远处驶来。汽车越来越近,仔细一看,见车上挂着“支援武汉”等字样的红色横幅。她内心一阵狂喜:这肯定是向武汉运输物资的车辆。

    程爽连忙站到路边,使劲朝汽车挥手。大卡车立即减了速,慢慢在她身边挺住了。

    “大哥,您是去武汉吧?”她开心地朝司机大喊。

    “是呀,我是从外地过来的,正准备将这一车蔬菜运去支援武汉呢!”

    “太好了,我代表武汉人民感谢您!”程爽由衷感谢道。“大哥,我是武汉龙渊潭医院的护士,想马上赶回去上班,骑车骑了快三天了,实在是骑不动啦,能不能请您帮个忙,将我捎带去武汉?”

    “行,你赶快上车吧!”司机答应得很爽快。并赶紧下车,将程爽的自行车放进卡车后面的车厢里。让程爽坐到驾驶室里,然后驾驶汽车继续向武汉飞奔。

    “大哥您真是好人啦,在最危难的时候支援我们武汉!”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是转业军人,国家遇到困难,就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帮一把。你看,这是我们全村人捐献的蔬菜,虽然不是太值钱,但也是大家的一份心意啊,你说是不是?大家都想为武汉尽一份力,帮助武汉人民渡过难关啊!”

    大哥一番朴实的话语,让程爽感动得泪流满面……

    经过三天艰难跋涉,千里骑车逆行,在这位热心大哥的帮助下,程爽终于回到了武汉。

    来不及修整,程爽迅速回到单位,在龙渊潭医院的最前线,开始了新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