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都市小说 > 婚情告急:女人,别乱来 > 第3章 想通了
    她猛地抽走他正在签字的文件,傅云寒一时没察觉,笔尖瞬间在白色的文件上留下一道划痕。

    “给我。”

    夏澜梗着脖子将文件举过头顶。

    傅云寒站起身,瞬间身高碾压她。他正欲抬手去拿,夏澜慌忙将文件抱进怀里,后退几步,离开男人伸手便能掌控的区域。

    “我在工作,不许胡闹!”傅云寒冷着脸,可当他看到她因为动作大敞的衣襟,隐隐露出他昨晚留下的痕迹,眸光不自觉闪动。

    “我就要你一句话,有这么难吗?”夏澜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傅云寒看着她满脸恳切的模样,到底狠不下心:“我晚上还有会。”

    “那我等你。”夏澜忙欣喜的接他的话,变脸可谓比翻书还快。

    傅云寒定定的看着她笑颜如花的脸,声音微冷:“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明明是你睡了我,我再耍什么花样吃亏的也是我啊……”

    傅云寒额角一抽,咬牙走到她跟前轻易就拿走她怀里的文件。

    “你答应我的!”夏澜见他要走,忙抱住他的胳膊:“傅云寒,男人不能说话不算数。”

    “你还记得我是个男人。”傅云寒眸光深沉的看着她。

    夏澜蓦地对上他灼热的眸子,心口一跳。她猛地松开他,站在原地忐忑的勾着脚尖,“那,那我不闹你了……”

    天色渐暗,傅云寒果然忙得脚不沾地。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夏澜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傅云寒冷峻的脸庞,心里暗骂前世的自己被猪油蒙了心,放着这么优秀的老公不要,非得闹着离婚。

    傅云寒果然没有骗她,等他处理好手头堆集的文件后便撇下她去开了会。

    夏澜百无聊赖的捡起地板上的《金融贸易》,果然没一会儿眼皮子开始打架。

    只是这一觉她睡得尤其深沉,睡梦中她回到前世那个冰冷的监狱,眼看着夏芸隔着栅栏挽着傅云寒的胳膊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而她依旧浑身脏臭,攥着生了锈的栏杆,满脸泪痕的对上了傅云寒那双冰冷如刀刃的眸子。

    夏澜猛地惊醒,好半天才缓过神是在傅云寒的办公室内。屋内依旧空荡荡的,傅云寒还没回来。

    浑身是汗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是她回想起她满身脏污的模样。

    夏澜走到书柜旁的门前,伸手一推,果然是休息室!

    可当她走进去看到休息室内一应俱的洗漱用品,甚至还有人生活过得痕迹,心里又很不好受。

    明明那个别墅是他的家啊,她却一次又一次任性妄为的不让他回去。

    她走到衣柜前拿起一件白色衬衣,好在,她还有机会弥补。

    ……

    傅云寒回到办公室后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没来由一空。他缓步走到沙发前捡起地上的书,回身间去听到休息室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眸光微动,推开门就看到夏澜浑身上下仅穿着他的衬衣。

    夏澜擦头发的动作微微一顿,回过身就看到身后的男人眸光深沉的看着她。

    傅云寒看着她因为紧张,洁白如玉的脚趾不自觉收起,心口莫名涌起一丝燥热。

    “我,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夏澜对上他灼热的眸子,心跳没来由的加速。

    “穿好你自己的衣服。”傅云寒眉心轻蹙。

    “我没有换洗的衣服。”夏澜努力压下心口的紧张感,缓步朝他走来,抬起他的手腕,故作镇定的笑道:“都这么晚了,那你现在属于我了吗?”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傅云寒甚至能问道她身上带着他沐浴露的味道。

    夏澜内心忐忑的刚要收回手,却被男人猛地攥住,依旧是之前那只被他捏肿了的手腕……

    “夏澜,你到底什么意思?”

    夏澜鼓起勇气对上男人冰冷的眸子,她深吸了口气,缓缓道:“我仔细考虑过我们的关系,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

    “突然想通了?还是你现在示好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那一纸离婚协议?”

    夏澜呼吸一窒,喉间莫名哽咽,其实上辈子深受离婚伤害的人又何止是她一个人呢?

    她微微抿唇,伸手扯住男人的领带,趁着男人低头的瞬间,踮起脚尖吻上男人冰冷的唇。

    第4章

    傅云寒浑身一震,直起身子就要避开。

    夏澜铁定了心,抬手勾住男人的脖子,赌气似的轻咬了一口。

    傅云寒烦躁的推开她,抬手将手中纤细的手腕抵在墙上,哑声质问怀中的人:“夏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很清楚!”夏澜红着眼圈,看着面前眉目俊朗的男人,坚持道:“傅云寒,今晚,你要么跟我回家,要么我跟你一起回公司。”

    语闭,她抬眸对上男人审视的眸子,坚定坦然。

    两人一时无话,或许是两个距离太近,夏朗仿佛能看到他单薄的唇上有她刚才留下的齿痕。她顿时耳根子一热,心虚的别开脸。

    傅云寒看着怀中的人面色绯红,小巧精致的耳垂暴露在他眼前,喉间莫名一阵干涩。

    如果不是他对过往的夏澜太过了解,他会真的以为她在跟他求欢。夏澜微微动了动手腕,软着声音道:“你弄疼我了……”

    傅云寒浑身一紧,猛地松开她的手腕。

    到底,夏澜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只是当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肩头时,答案不言而喻。

    她莫名眼圈一热,即使他疑心她别有目的,却还是忍不住对她好,她真的恨死自己上辈子的狼心狗肺了!

    ……

    回程的路上,夏澜攥着安带,时不时侧头看着开车时男人淡漠镇定的模样。车窗外偶尔闪过的灯光,衬得男人冷峻的眉眼越发清晰。

    傅云寒,傅氏集团的继承人,却毅然决然不受父辈房地产发家的蒙阴,转而潜心修学网络科技,利用一己之力创立云鼎科技有限公司,而后以高科技文明迅速占据市场后,与傅氏集团融资,带着傅氏集团走向世界。

    他这般雄厚的家族背景以及所拥有的一切,大可以将她这个形同虚设的妻子丢在家里,随时随地跟那些商界名媛或是娱乐圈女星寻找慰藉,可他似乎从未将那些女人放在眼里。

    “周文似乎很少替你开车。”

    傅云寒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顿,没有接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