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书屋 > 穿越小说 >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 第六十二章 天下虽好,岂有美人多娇?
    碭郡,因砀山而得名,原宋国辖地,后被魏吞。秦灭魏后,划天下四十八郡,殇郡位列其中,郡治睢阳县。

    下辖大梁县,虞县、蒙县、外黄县,陈留县,雍丘县等二十一县。

    殇郡辖民三十万余户,百万余人丁。

    自古以来便是富庶之地,大梁作为增加魏国王都,在整个大秦天下,其繁华锦绣足以名列三甲。

    仅长居大梁城便有近十万户,数十万人。

    可如今的大梁城,早已失去了往日之辉煌,到处都是痛哭之声,哀嚎惨叫。

    整座大梁城宛如人间炼狱,自魏王豹纠结魏地贵族举兵三万之中,自立为魏王后,又收拢游士流民,刑徒恶棍,地痞无赖,壮大己身。

    短时间内,实力大增,拥兵七万之众,风头无两,盖过了楚地之项梁。

    可凡事有利皆有弊,乌合之众,无道之师,进入富庶的大梁城之后,便彻底失去了控制。

    魏王豹见势不可逆,索性趁机收拢人心,巩固自己的地位。

    下令,准许麾下二万将兵于大梁城大肆掠夺。

    可人心本就贪婪,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群本就穷凶极恶之徒,掠夺财物已经不能满族于逐渐膨胀的欲望,放火杀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肆无忌惮。

    短短半个月,昔日辉煌的大梁城便再难复往日之风采。

    民众日夜提心吊胆,商贾破产免灾,稍有姿色女子,藏于闺阁,唯恐惨遭受辱。

    大梁城的噩耗很快便向四周传开,魏王豹驻守各地的军队,听闻也皆不甘示弱,纷纷效仿。

    一时间,整个魏地,宛若被黑暗笼罩,恐怖阴云笼罩在每一个魏人的头上。

    两相对比之下,无不怀念大秦依法治国,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好日子。

    自大魏立国以来,哪怕被秦所灭,也从未受到如此凄惨迫害。

    自此以后,辱魏者魏人,安魏者秦人也。

    这句话广为流传于魏地,千百年不惜。

    魏王豹自称为魏王以后,终日沉迷于酒色,于大梁王宫日日莺歌燕舞,夜夜醉生梦死。

    每日大梁王宫都会举行极致奢侈之宴会,魏王豹与众多支持他的魏国贵族们,整日留恋温柔乡之中,难以自拔。

    整个大梁城凡貌美如花,葱萤之妙龄少女皆被聚于王宫之中,足有上千众。

    魏王豹躺在王宫大殿的王榻之上,左拥右抱,醉意朦胧的欣赏着下方衣不蔽体,群芳争艳的少女,曼妙的舞姿。

    下方众多贵族也个个是佳人在怀,衣衫不整,声色犬马,纵情陶醉。

    唯有一名青年男子,坐在角落,神色忧虑的看着这一切。

    心中叹息不已,想我陈平本准备一展宏图抱负,没想到这魏王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前些日子,自己好言相劝,尽失民心,何以立足?

    然而魏王非但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反而斥责自己妖言惑众,打了自己二十军棍。

    此地非久留之地,前方传来消息,秦军已经正在河东集结,兵分两路,剑指太原,上党,不日将兵临城下。

    只是离开这里,自己又能去哪里?

    而且魏王豹虽无道昏聩,但对自己有救命知遇之恩,自己若是就这样不告而别,岂不是忘恩负义,小人行径?

    陈平内心天人交战,万分复杂。

    这些日子他一直纠结于此,否则早就离开了。

    天大地大,哪里才是我陈平容身之处?

    舞毕乐止后,陈平立刻推开身旁两名娇艳女子,走到大殿中央,对着躺在王座上的魏豹,拱手一拜道:“大王,陈平有言,为感大王救命之恩不敢不说,为报大王知遇之恩,也不能不说。”

    “又是你啊!陈平,你又想做什么呀?就不能让本王好生快活几日?身上的伤又好了吗?”

    魏王豹醉意熏熏,摇摇晃晃的推开几名少女,然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从大殿上方走了下来,对着陈平道。

    “大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风流快活?秦兵即将东进,太原,上党朝不保夕。大王不思退敌之策,整日与众臣莺歌燕舞,纵情声色,岂是明主所为?”

    陈平怡然不惧,他内心是感激魏王豹的,当日自己饿了近好多日,就在自己即将饿死的时候,是魏王豹救了自己,不但给自己饭吃,还用了自己做谋臣。

    在自己的印象里魏王豹刚开始并非是这样的,只是为何突然性情大变,他无论如何都没想明白。

    “哈!哈!哈!”

    “明主?哈!哈!哈!”

    “诸位听到没有?”

    魏王豹站在陈平面前,似乎听到了世界最可笑的事情,笑的人仰马翻。

    “哈!哈!哈!哈!”

    众贵族们也是哄堂大笑起来。

    “什么是明主?寡人醉卧美人膝,就是很明,才这样。你们说,是不是啊?”

    魏王豹收敛起笑容,醉意朦胧的看着陈平,然后对大殿之中的其他人问道。

    “是,魏王所言有理啊!”

    众人,立刻齐声叫好道。

    “天下虽好,岂有美人多娇?”

    魏王豹越过陈平,直接一把抓住一个舞姬,揽入怀中,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笑呵呵道。

    “大王,怎能如此糊涂啊!”

    陈平气的浑身发抖,对着魏豹道。

    “对寡人糊涂,所有人都糊涂,世人皆醉,唯你陈平独醒也。”

    魏王豹直接将怀中的舞姬丢在地上,语气森冷,脸上不悦的来到陈平面前,指着陈平道。

    “退敌?秦人有多少兵力,数百万也。我们呢?七万之众,还都是军纪涣散,目无法纪之徒。”

    “你能指望他们去跟秦人拼命?还是指望他们去退秦人数百万之师?”

    “人生难得一糊涂,千金难买一回醉也。”

    “寡人不杀你,你走吧!你胸有抱负,寡人知道。你有大才,寡人也明白,但纵使你有通天之才,也难以扭转乾坤。”

    “别耽误寡人享受最后的快活时光了,人生何惜,短短百年也!”

    “哈!哈!哈!哈!继续,继续喝,继续跳,继续唱,只要寡人高兴,都重重有赏。”

    魏豹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摇摇晃晃的从新回到了自己的王座上,躺了下去。

    陈平楞在了原地,魏豹的话,宛如洪吕大钟,震撼了他的内心。

    原来他并非是性情大变,而是深明是不可逆转,索性放纵,尽情享受余下的光阴。

    陈平对着魏王跪了下去,豹躬身一拜,然后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缓缓离去。

    大梁王宫之中,美妙的旋律,动人的歌声悠扬回荡在魏地的天空与外面人间惨象,形成了鲜明对比……